帶著笑意想家 《微塵・望鄉》整排側記

帶著笑意想家
《微塵・望鄉》整排側記
文/許芃

圖:無獨有偶2017年度大戲《微塵・望鄉》
攝影/周子芹

二零一五年
藝術總監鄭嘉音就想做一齣關於移工的戲。
那段時間,她頻繁關注新聞媒體如何描寫外籍的勞工、新娘與看護。那讓她很生氣,「我不知道台灣社會為什麼有這麼多偏見」,她說,「我從小不能忍受不公平的事情。」

二零一七年
關於移工的一齣戲,計畫開跑。
劇作家詹傑在一開始的故事概要中就寫道:「哪裡會是我安身的家,承接我微小如塵的生命。」劇本一遍遍地增添又刪減,這兩句話始終都在劇本的置頂處。

這是一個,劇作家一邊田調、一邊書寫,導演與演員一邊即興發展,於是乎不可避免地要常常修改、老是加東加西的創作過程。在故事尚模糊時,嘉音就決定了:要找六位女演員。以此定調,這會是女性的故事。

圖:演員 劉毓真 在劇中飾演移工看護-寶枝
攝影/周子芹


《微塵・望鄉》
微小如塵的人子,或在異地遠眺家鄉;或在本該是家鄉處,還是牽掛思念,只是一時半刻指認不清——這樣情懷,該是時候正襟危坐、隨時有落下珠淚的盤算,看排時節,我已是準備好了悲淒的心腸,豈料!沒想到!竟然!

故事的開頭是一位有點厭世的女子,馬莉莉,登場。
欸欸欸,這邊我先講幾句拜託,就是啊,以劇場為載具,處理這樣的新住民題材,你先打個清單,把想到的形容詞都擺上(悲傷的、引人同情的、憤怒的),跟你打賭絕對沒有「厭世」。可是馬莉莉,真的滿厭世,而且,還有點mean,在劇場裡頭看到如此這般的女主角令人眼睛實在一亮,畢竟厭世已經成為了當代人在疲憊辛苦之餘,生產出的一種幽默感。

她,二十九歲,爸爸是老兵(現在老年失智),媽媽是越南人(老早人就不見了),馬莉莉現在是旅行社的銷售小姐,跑東南亞線,最常要推銷的國家,就是她的半個家鄉,越南。但是,推銷得不太有熱誠,因為這個國家離她又是靠近,又特別疏遠。馬莉莉在即將三十(卻沒有什麼大成就)、又職業倦怠(誰想推銷一個跟自己有心結的產品)、又心結未解的情況下(老爸老媽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鬱鬱悶悶,淒淒慘慘。更加令人捶打心肝的事情是,父親的越南籍看護寶枝,比自己跟父親還更熟!偏偏這寶枝不是個壞心眼的人(不然討厭她是個多簡單的選擇),反而煮得一手好越南菜,輕鬆又自在的寶枝,讓家裡頭氣氛活絡,也常常勾起莉莉的童年回憶。究竟,莉莉的心結是什麼?而一家三口子背後牽連著的台灣越南情,又會怎樣讓馬莉莉卸下心防呢?


圖:演員 張棉棉 飾演面對艱難生活依舊展現出堅強性格的馬莉莉。
攝影/周子芹

看排側記
《微塵・望鄉》,就如同剛剛說的,和我預想的非常不同(我就已經準備好要落淚!)。明快的節奏,一直透露著喜劇氛圍。演員快速地轉換身份,一下在情境裡抒著情,一下又跳到各種家具上碎嘴各種猜疑、嫉妒和傷心。跳進跳出讓哀傷可以被忍受,甚至好幾度使我笑出聲。

驚喜的是,《微塵・望鄉》延續《雨傘象大冒險》的嘗試,用即時投影,將日常用品放在鏡頭下,除了一般的使用方式之外,更開發物件們別的新奇玩法。甚至,即時投影將會創意地投出風味十足的越南街頭。偶與光影,也將在戲中彌縫二十九歲的莉莉與她的童年故事。最讓人難忘的,實在就是父親的偶,深刻的八字眉骨,細瘦的身子,在演員靈動的操作下咳嗽、喝粥、抱怨、唉唉哼哼,創造出了有別於真人演出的溫厚與笨拙。人與偶,在大件家具拼湊的家屋中,跳上跳下,或飛騰或遁地,在視覺上開展出了頗有景深的佈局。家具與道具都沒有什麼特異的改造,卻在調度中靈活地變山、變水。就同一場景,是實景,也是角色的心理,是台灣,又是惹人相思的越南。角色掛念的,就這樣鋪在一台簡單的陳設上。


圖:即時投影讓觀眾更能看見劇場的細膩之處。
攝影/周子芹

《微塵・望鄉》觸碰著人子的近鄉情怯。家鄉除了是與異地相對的地理位置,或許也同時是存放在胸中,毫無辦法言說的困頓與思念。大多時候,我們在生活中,對著沈重的感情與事件,都挺能舉重若輕的(然後心裡頭的肌肉一直抖)。《微塵・望鄉》延續著我們日常的「故作輕鬆」,笑鬧地問著:家在何方?家又是什麼呢?在這個詢問的面前,我們與身邊的異鄉之人,或許都會一時語塞,然後,一起想著家吧。


圖:家鄉除了是與異地相對的地理位置,或許也同時是存放在胸中,毫無辦法言說的困頓與思念。
    攝影/周子芹




無獨有偶2017年作品《微塵・望鄉》
導演:鄭嘉音 
劇:詹
共同創作/演員/操偶師:
林曉函、黃思瑋、張棉棉、鄭雅文、劉毓真、魏伶娟

《台北場》
10/27
(五)1930
10/28
(六)14301930
10/29
(日)1430
臺北市水源劇場

《宜蘭場》
12/16
(六)1930
宜蘭演藝廳


購票傳送門:https://goo.gl/32odXV

偶和雨傘象是怎麼冒險的? ——《雨傘象大冒險》小記

偶和雨傘象是怎麼冒險的?
                                                                                                                              ——《雨傘象大冒險》小記

文/許芃

    週六早上十點半的國家音樂廳,水晶燈大亮,滿坑滿谷(跳上跳下的)小朋友和(他們睡眼惺忪的)爸媽。突然——管樂器激烈地叫了幾句音符,場子靜了下來(但也只有一下下)——交響樂、繪本、偶戲一同說故事的《小童心大世界》,演出開始!

圖:無獨有偶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雨傘象大冒險》
攝影/王永年 

  今年的是無獨有偶和國家交響樂團的第四次合作,《雨傘象大冒險》(Behold the Bold Umbrellaphant)是《小童心大世界》的壓軸節目,說的是一頭鼻尖長著雨傘的大象,走南闖北、遇上各種奇怪動物的冒險。無獨有偶將一張木桌擺上舞台,在桌子正上方架起攝影機,以俯視的角度擺弄出雨傘象看見的花花世界:原子筆企鵝、癩蛤蟆吐司機、溫度計花豹、扭扭燈泡蛇、八爪時鐘章魚等十二種怪奇動物。最後,將影像即時投影到音樂家頭頂上的大螢幕。於是,耳朵邊是交響樂與李奇曼的故事朗讀,眼睛上是帶著動能、生動流轉的影像交疊。


圖:《雨傘象大冒險》中利用光影技巧的演出片段-溫度計花豹
攝影/王永年 
           
    當天看到的精彩探險,其實藴積長期功力。早在一月多,無獨有偶就舉行了工作坊。團員先是認真地讀故事,查遍奇形怪狀的英文單字,再帶來各種生活小物件,直接在鏡頭下一次次嘗試效果。偶戲桌上快速轉換的場景和各式各樣的動物,都是用最日常的生活用品組搭而成。導演鄭嘉音說:「故事原本提供的許多物件,成為創意的起點。」例如,原子筆企鵝,後來就發展成手指穿企鵝裝,又握上彩色筆,就這樣畫起了冰山與海洋。有些物件在腦子裡想來很精彩,一到鏡頭下就是少了什麼。反之,有些物件則是看上去平淡無奇,影像打出來卻充滿故事。第二步,把音樂加進來,一群人輪流即興,發展各種玩的可能。問她怎麼篩選?導演神秘地總結:「那是很直接的。對的東西,大家就是會讚嘆。」最後,故事文本加入,大家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段落發展。他們一邊試,一邊錄影,再交由戲偶道具美術設計增添細節,為創意拋光。


圖:《雨傘象大冒險》創作初期從簡單的物件與投影的結合開始嘗試 
 攝影/鄭嘉音

圖:《雨傘象大冒險》戲偶道具設計與演員一起從物件中拼拼湊湊,激盪出靈感
    攝影/鄭嘉音

  操偶人看似自然俐落地轉換場景、行走各種角色,其實飽滿著訓練與要求。因為鏡頭放大了細節,所以表演者動作更是要乾淨、中性。有一回排練,表演者只是稍稍分神一秒,換景就是「哪邊怪怪的」。如何配合音樂與故事朗讀,也是排練時的一個大卡關,最後鄭嘉音決定,「畫面要有自己的節奏。」音樂在耳畔,表演者得避免被拉走,手上操控的偶才不會出現明顯的震動。

圖:如何在音樂中保有畫面的節奏,「專注」是操偶演員必備的首要條件
   攝影/鄭嘉音

    跟NSO合作,鄭嘉音認為,「讓我去試平常不會玩的形式,像即時投影就是。」在《神奇玩具屋》(無獨有偶去年與NSO合作的作品)使用即時投影時,「我好訝異觀眾的反應這麼大!」鄭嘉音發現不論是小朋友還是成人,都很能接受大螢幕上的影像敘事,也都非常專注。但是,她承認自己總有點排斥影像。「我會有點擔心,因為,那人呢(指活生生的表演者)?會不會被影像取代?」這個問題有些無解,不過,看到當天投影幕下的黑衣操偶人,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人」在舞台上,為影像鋪墊的厚實與溫度。


圖:無獨有偶《雨傘象大冒險》劇組合影  
攝影/喻行



宜蘭生態吉祥物X金雞大尪出巡元宵祈福 ——記無獨有偶2017利澤老街大偶遊行

宜蘭生態吉祥物X金雞大尪出巡元宵祈福
                                                                                                                   — —記無獨有偶2017利澤老街大偶遊行

文/許芃

圖:無獨有偶2017年走尪大隊初登場。   攝影/張瑞宗 

第一次踏進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

今年元宵節,落在國曆二月十一日,利澤老街的走尪大隊,將再度聚首於老街街口的利生醫院。如同往年,無獨有偶這回也會出動好幾隻大偶參與遊行。
元宵節前一天,我循著google map,第一次踏進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在利澤的基地。我造訪的這兩天,是宜蘭五結鄉二月裡最冷的兩個日子,分別是十三度和十二度。所以,你一定可以理解,當我看到偶戲村裡正在製作走尪大偶的大人、小朋友僅僅穿著簡單長袖時,我有多麼疑惑,畢竟,我穿著發熱衣和羽絨外套卻還是冷。就這樣,我邊發抖,邊端詳著無獨有偶的基地——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同時閃避著鑽來跑去的小朋友。


兵荒馬亂的走尪遊行前一天

這是無獨有偶走尪活動頭一回和國中生合作製偶,在鄉公所的資助下,五結國中和利澤國中各有國一、國二生來參加工作坊。工作坊由陳有德老師帶領,他有三位無獨有偶的駐團團員為助手,分別是怡伶、好好、思瑋。教學團隊將帶領三個國中生組、一個成人組展開為期一週的製偶工程,目標是做出四隻元宵遶境的大偶。往年的大偶主題有神仙、生肖,今年則是宜蘭當地特殊的動植物:怪方蟹(住在龜山島的耐熱毒螃蟹)、小燕鷗(每年四月造訪宜蘭的候鳥)、穗花棋盤腳(五結鄉五十二甲濕地春季盛開的美麗花朵)、橙腹樹蛙(有橘色肚子的台灣特有種青蛙)。


圖:在老師及助教的帶領下,學員們從設計草圖到製偶,完整參與每個製作過程。  攝影/鄭嘉音

製偶教室的黑板上,貼著設計圖,還有製作進度。一片凌亂中,國中生們手上拿著刷具、捧著顏料罐、或拔著一大塊塑膠泡棉,他們大聲吆喝缺什麼、多什麼、誰沒做好,或者就是互相打屁,總之一派活潑,難怪衣服穿得簡便。他們的小燕鷗、怪方蟹、橙腹樹蛙正等著上飽顏料、拼接組裝。成人組則是氣質型的,執著、穩重、沈默地幫穗花棋盤腳裝上華麗的裝飾,她們說:「妳看我們的女神有多美!」

  圖:成人組學員與其作品穗花棋盤腳。  /張瑞宗  

真的很美,而且成人組進度飛快。相比起來,國中生組需要時時鞭策,因此助教們一直謹慎戒備。小燕鷗組的怡伶說,她有點焦慮,因為強勢起來要求小朋友怕他們受傷,但太輕鬆又管不住。怪方蟹組的思瑋以嚴格著稱,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但她其實是製大偶的生手,她後來說,生手帶生手,她緊張死了。
綽號企鵝的林慶和,國二,是第一個跟我對答超過十個字的國中生。因為我也是生嫩的報導者,所以實在很謝謝他的友善。企鵝手巧心細,是怪方蟹組的大將。我剛碰見他的時候,蟹頭已經成型,又紅又方正,長滿著兩臉頰的刺。他就在空地上,拿著鐵樂士噴漆,熟練地噴出粉紅、亮橘、陰影。


圖:嚴謹的方怪蟹組,學員正與助教討論、挑選螃蟹的外衣。  /張瑞宗

小燕鷗組的張煜堂,國一,沈默害羞。他正在製作小燕鷗的食物:一條魚。他給魚正反兩面的刷白漆,漆得很細心。他說寒假在家裡很無聊,所以跑來參加,後來,他補充說:「如果之後還有,我還會來。」
樹蛙組的小女孩們不太愛跟我說話(淚),倒是熱切地圍著陳有德問東問西。陳有德一邊幫忙漆顏色、檢查樹蛙的四肢,一邊介紹著小女生們的事蹟,比方說誰是國樂校隊、誰第幾天才終於開金口。
        國中生的小故事太多了,一下子筆記本就刷刷刷寫了一半。他們都是第一次製偶,也大都酷酷地(甚至冷漠地)惜字如金,被問到為什麼來參加,就一臉「這有什麼好問」地表示:「因為學校說可以參加我就來啊」,但當大偶組合起來的時候,他們都露出很開心的表情,興致勃勃地期待隔天上街。我這就發現,國中生真的,太、愛、耍、酷、了。


圖:樹蛙組學員們正專注地製作大偶。  攝影/張瑞宗


上街!

利澤老街短小,兩側是一戶戶不到三層樓高的民宅相偎相依,老街的中心則是蘭陽溪以南第一座媽祖廟永安宮。雖然一眼就能看見老街盡頭,卻是熱鬧非凡,擠滿了當地民眾和觀光看客,小吃攤販群起香氣。元宵節當天下午一點,利生醫院門前排排隊是來走尪的各路人馬。工作坊的四隻偶人高馬大,由無獨有偶劇團自己的公雞大偶帶隊,雄赳赳氣昂昂的塞在小巷弄裡頭,熱切地等待著出馬。
每隻大偶都很結實,主要背負者將像背書包一樣,背著登山架,以此操控大偶的重心。大偶張開來的手、翅膀,則由其他成員另用竹竿控制。陳有德說,偶的大手、開闔的嘴巴、揮動的翅膀,都可以和沿路的觀眾互動。出發前,助教們信心喊話,思瑋氣勢十足地喊:「等下好好玩,什麼音樂、拍子都不重要!」陳有德總結說:「操偶跟演戲一樣,自己找飯吃!」藝術總監鄭嘉音在最前頭,前走走後走走,叮嚀著音樂、叮嚀著出場順序,不忘給操偶新手們打氣,然後,她向永安宮看過去——出發了!無獨有偶,上街吧!
        每隻偶都有自己的獨屬音樂,跟著節奏,大公雞和小雞們玩起老鷹抓小雞,喜氣洋洋地拜年;穗花棋盤腳展開柔情的臂膀,長髮般的花瓣掃過民眾的頭頂;怪方蟹伸出大螯,身旁是布料做成的火星飛濺;橙腹樹蛙帶著一群小蛙蹦蹦跳跳,大蹼與民眾擊掌:最後,小燕鷗張著翅膀追著魚,大嘴上下動。從利生醫院出發,到永安宮廟前酬神,大尪出行,為的是祈求平安。長長的隊伍繼續開拔,沿著路途和遊客與居民打著招呼、賀歲祝福。


圖:由上至下依序為穗花棋盤腳、方怪蟹、小燕鷗(攝影/張瑞宗)、橙腹樹蛙(攝影/許芃)


歸家

這一路上,小燕鷗總有點落後,彩排時,因為沒配合好,差點有成員要摔倒,為此,小燕鷗組的男孩們有點賭氣,翅膀老沒法張很開。終於,五隻大偶歸家,要轉進偶戲村前,大家說:「大偶們再亮相一次吧!」於是,小小的巷子裡,每隻偶有模有樣地邊走邊拍照,伸展台一般的氣勢。然後,大家又說,「欸,讓位子給小燕鷗,讓他們跑起來!」跑起來的話,燕鷗的翅膀就可以被風吹得又大又滿。
就這樣,小巷子裡的大家擠出了位子。「一、二、三!」小燕鷗組的飛魚打了頭陣,往前直直游,而小燕鷗這回大鵬展翅,速速前,風真的把翅膀吹起,看得見國中男生賣力奔跑的紅臉和喘氣。然後,「有啦有跑起來啦!」「就說吧!」「哈哈哈!」又是一片吵雜。看起來,小燕鷗組和好了。
而我在跟著奔跑拍照片的過程中,也留了滿頭大汗,脫下外套,覺得一點都不冷,即使,這是五結鄉二月最冷的日子。           



同場加映:無獨有偶【讀偶時光】創刊號大木偶




偶們十八年來,是在等待奇蹟還是創造機運?


偶們十八年來,是在等待奇蹟還是創造機運?
文/魏于嘉 

又到了歲末年終之際,不免俗的來細數2016年無獨有偶幾件大事件:二月波蘭凡歌蒂劇場國際工作坊探索社區劇場的可能;三月與NSO合作將國家音樂廳變成孩子們的玩具天堂的《神奇玩具屋》,2017年也將再度攜手翻滾童年;五月《夜鶯》中文版起飛完成十地巡演;七月捷克桌上紙劇場工作坊回歸最質樸純真的劇場純手工說故事形式;九月《桑可的暑假》是劇團首度嘗試的親近鄉土路線;十一月參與拾念劇集南北管神話音樂劇《蓬萊》戲偶設計製作;年末傾全力而出的「亞太傳統藝術節」打響利澤國際偶戲村在台灣的名聲。這些不論是劇團長期精熟的偶戲演出或是還在摸索嘗試的不同路徑,在事已盡成的現在回看,都隱約指出劇團繼續前進的方向。

 圖:拾念劇集《蓬萊》戲偶為無獨有偶設計製作,榮獲台新藝術獎提名。
 攝影/Michel Cavalca


2017金雞年預報

春節結束後,將是劇團第五年參與利澤老街元宵創意「走尪」遊行211日),來看無獨有偶是怎麼將自己擅長的偶融入傳統節慶,「2017看見奇雞走尪大偶工作坊」也現正報名中,幾年來吸引眾多教育及劇場從業者報名,不論在大偶製作或活動策劃都很有收穫。48日將至嶄新亮麗的台中歌劇院演出美麗的《夜鶯》,四月中再度跟NSO合作「小童心大世界」之〈雨傘象〉,又會給孩子們帶來什麼新鮮好玩的表演?十月底在水源劇場的年度公演《微塵望鄉》,探討台灣不同時期的勞工遷移生命史。金雞年除了在台的演出外,國外演出也不少,五月底將至柏林演出《我是另一個你自己》,七月赴亞維儂《魯拉魯先生的草地》,九月香港《神奇玩具屋》,台灣的偶迷們請多多關注粉絲頁訊息,屆時推薦這幾地的親友,進劇場一同感受無獨有偶的現場魅力。演出多,學習也不能落下,暑期將有國際知名操偶師艾莉絲•泰瑞思•葛夏科(Alice Therese Gottschalk)開設「懸絲偶大師班」,是提供給已有操偶基礎的進階班,八月黃凱臨以面具、默劇、肢體為題的工作坊;十一月自辦穀倉藝術祭,結合駐村藝術家、演出、座談、市集,以偶戲村獨立舉辦模式,將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剛點起的偶戲星火繼續燃燒下去。

圖:《魯拉魯先生的草地》繼2016加拿大溫哥華人類學博物館演出後,即將參加2017外亞維儂藝術節演出。攝影/鄭嘉音


過了這坎站又往上一翻

承辦「國立傳統藝術中心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是無獨有偶近年的大事件,除了將劇團多年累積的能量一次迸發,證實劇團的能力,也讓長期較為邊緣的偶戲,不論是在學術實務或演出都有專屬的舞台。藝術總監嘉音感概的說:活動能順利成功,得感謝長期以來一直默默支持無獨有偶的夥伴們,承辦亞太傳統藝術節不僅單靠劇團之力,長久以來在不同時期曾合作過的工作夥伴、同好,甚至是親友們,都或大或小的幫助了這次活動進行,同時也樹立起劇團集結多年眾多偶戲力量的里程碑。嘉音想藉此好好對長年來在不被看見的幕後、偶後,不論是對無獨有偶有貢獻的工作夥伴,或是曾在各個面向幫助過無獨有偶的人說聲感謝。

圖:亞太傳統藝術節讓利澤老街變得處處是劇場。
攝影/陳有德

回想以劇團微薄之力承辦國際藝術節的種種困難,層層難關最後都化為正面向上的轉機,更是藉由此番承辦國際藝術節的契機,將利澤國際偶戲村在台灣的名聲深深烙印在各國參與者心中;在台灣利澤國際偶戲村發生的各種偶戲奇遇幻想或是深入研討切磋,除了留在偶戲村及台灣戲劇圈,各國與會者也各自將這些收穫帶回他們國家的偶戲圈,這些傳播與發散使利澤國際偶戲村能真正踏上國際偶戲界在亞洲的重要位置。偶戲圈很小,小在相對人戲(人所表演的戲劇)是處於邊緣的位置,偶戲圈也很大,大在全世界的偶戲人幾乎都互相認識或是朋友的朋友,偶戲國是以不全然倚仗語言的偶在交流的快樂共和國,沒有語言或國家的隔閡,偶戲國的子民可說是遍佈各地幅員遼闊。利澤國際偶戲村過了這坎站往上一翻,就成了偶戲國的亞洲代表。

圖: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國際論壇」,讓處於劇場邊緣位置的偶戲得以被重視與討論。
攝影/張瑞宗


2017年正好也是無獨有偶創團十八年,詢問藝術總監嘉音劇團有沒有十八年慶祝,嘉音笑說,當初從台北搬到利澤,穀倉也沒整理好,連開幕都沒辦過,一路都像是在迷霧中走鋼索,即使心慌也要鎮定走下去,邊走邊做就到今天。在荒野中前進,不正是祖先當初到了擁有富饒土地卻蠻荒的台灣開創的大膽無畏草莽精神嗎?至今多數劇團仍持苦幹實幹精神,即使資源看似較二十年前多元,但整體藝文環境仍屬持續拓荒中狀態;聽嘉音聊著台灣藝文環境還需要建立的使用者付費心態,及如何從小培養美學教育,人們對藝術的精神追求怎樣才能日常等……藝文環境未來如何沒有人知道,流行趨勢也不是標準答案,但苦守劇場十八年目前看來還會繼續撐下去的無獨有偶證實了與其等待奇蹟,不如主動創造機運來得能延續生機。



2017 重要活動預告
2/7-11 【大木偶工作坊】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
4/8     NTT-TIFA《夜鶯》  臺中國家歌劇院
4/15-16NSO永遠的童話--小童心大世界》國家音樂廳
5/26-27《我是另一個你自己》 德國柏林Internationales Kulturcentrum ufaFabrik e.V.劇院
7/10-21 【國際懸絲偶大師班】 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
7/7-30  《魯拉魯先生的草地》法國亞維儂絲品劇院
7/31-8/6 【面具實驗室】 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
9/16-17 《魯拉魯先生的草地》  苗栗EX亞洲藝術節
10/27-29 年度創作《微塵.望鄉》臺北水源劇場
11/1-19  2017穀倉藝術祭】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



HELLO & GOODBYE:大家好,我是魏于嘉,2015-16年間無獨有偶有掛上我名字的文章都是我寫的(廢話),這裡一次跟大家HELLO & GOODBYE。此文是本人為無獨有偶撰稿的最後一篇,無獨有偶外邀撰稿人為劇團每年重要活動撰寫觀察紀錄已行之多年,除了為劇團留下軌跡外,也同時見證了部分台灣戲劇史。我寫過的文章你讀了同意也好(傳到耳裡也只剩好的),不同意也罷(接下來就要換人寫了),有緣再見。




傳統即當代的偶戲進行式── 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活動紀錄(大師深訪+國際論壇)



傳統即當代的偶戲進行式──
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活動紀錄(大師深訪+國際論壇)
文/魏于嘉

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的活動安排,除了利澤老街上大眾共襄盛舉的演出及市集,還為了國內外偶戲研究者及創作者舉辦深度的【國際論壇】,討論彼此在偶戲上的努力及同異,也藉此機會邀約國內外各有專精的大師們,走南闖北參訪台灣各個偶戲角落來趟【大師深訪】,探詢台灣偶戲的傳統繼承與當代創新。這主要是針對戲劇專業人士的進階活動,在場不論大師還是研究生,都認真聽講做筆記熱烈討論,是近年來戲劇界難得近身且開放又深入的實務交流。
圖:參訪蕭建平木偶劇團片場,圖中為雕刻師陳世明

沿著淡水河探尋台灣偶戲
載滿著國內外大師,整團浩浩蕩蕩二十餘人一台遊覽車,在台北宣告活動記者會後直下高雄,從岡山皮影戲館開始一路北上嘉義、雲林、苗栗,觀賞笑瞇瞇老奶奶懸絲偶劇團,到北港看手繪布景的李有明布景社,當然不可能錯過在虎尾的霹靂布袋戲片場,中部的金光布袋戲團等感受台灣軟實力輸出的震撼。最後一天12/8的參訪行程,早上來到了早期台北劇場的聚集地大稻埕,參觀台原亞洲偶戲博物館。館長羅斌Robin Erik Ruizendaal是漢學博士,研究偶戲二十多年,對台灣偶戲知之甚深,跟著羅斌逛博物館彷彿走進了台灣偶戲史,羅斌的學識豐富與中英切換自如,讓大師們都紛紛追問究竟。參觀完台原博物館,發生一件有趣的小插曲,布袋戲大師陳錫煌李天祿之子)偶然現身,深訪團員王曉鑫北京影偶研究中心副祕書長馬上化身小粉絲追上,即使不諳台語也深切表達想跟陳老師聊聊,其他深訪團員隨即跟上,陳錫煌先生被團團包圍後順勢操演了一小段布袋戲,可謂當天最意外的驚喜收穫。
圖:世界偶戲協會(UNIMA)主席達帝‧普當吉與名布袋戲演師黃俊雄會面
圖:嘉義笑瞇瞇懸絲偶劇團的操偶師們與澳洲偶師李察‧布萊蕭互動
圖:北港手繪布景的李有明布景社
圖:台原亞洲偶戲博物館館長羅斌(左),向參訪團示範

下午沿著淡水河到了河口八里,徒步走進遊覽車無法開入的蜿蜒小路,廷威醒獅劇團敲鑼打鼓以舞獅迎賓,外國大師們看到如此可愛的大貓俏皮地眨眼、低頭撒嬌,都忍不住撫摸牠亮麗的毛皮;隨後觀賞臺北木偶劇團的布袋戲演出,有段耍棍的動作,讓參訪團的梁東興藝師(廣東高州單人木偶)一時技癢,也上台耍了一陣。在八里,不只國外大師們對台灣傳統偶戲及習俗的好奇探問,也偶然促成台粵操偶技巧的交流。
圖:廷威醒獅劇團以舞獅迎賓
圖:臺北木偶劇團演師們與廣東高州梁東興藝師()

傳統跟當代的界線?
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系列活動來到最後一天12/13的【國際論壇】,早上主題傳統偶戲的現況、創新與挑戰引言人杜思慧樹德科大表藝系)以自身在1995年策展國際偶戲節的經驗,到這次參訪跟論壇的討論中,發覺自以為一直從事的是當代劇場,但早已跟傳統偶戲結下緣分。討論人詹惠登(北藝大表演藝術中心主任)以自己製作的新布袋戲實驗室計畫《東海小金剛》(此次系列活動之一)為例,說明傳統布袋戲所做的創新嘗試。Richard Bradshaw(澳洲光影戲大師)從英國傳統偶戲Punch and Judy談起,和柬埔寨皮影戲、越南水傀儡、比利時懸絲偶的觀賞經歷為例,最後以自己的皮影戲創作結尾,表示保存傳統的方法其實就是不斷的演出及改進。劉銓芝(雲科大建築與室內設計系)分享擔任雲林文化處處長舉辦「雲林國際偶戲節」時,為傳承布袋戲所下的功夫。
圖:國際論壇議題三討論實況

下午先由臺北木偶劇團、興洲園掌中劇團、廖千順布袋戲團帶來示範演出,〈21世紀的偶戲:市場、觀眾、全球在地化〉開始,引言人傅裕惠(導演、劇評)觀察到今日傳統及現代偶戲都很關注在地化,是創作主體意識的抬頭。紀慧玲(資深劇評、表演藝術評論台台長)提問偶戲有可能往主流或市場更接近嗎?提醒傳統偶戲即使創新,也不能失卻原本民間廟會充滿活力的戶外表演能量。Zuzana Vojtíšková(捷克偶戲雜誌編輯、偶戲節策展人)分享捷克長期作為歐洲偶戲的中心,舉辦偶戲節和國際合作的經驗。Bart. P. Roccoberton(美國康乃狄克大學偶藝系)分享三十年來的偶戲教育談,謙虛的說我們是訓練工藝師,如果學生能成為藝術家是他們自己的成就。黃文姬(霹靂多媒體公司副總經理)表示霹靂在操偶與口白上仍維繫著傳統,再利用影視媒體的剪接與後製特效帶來震撼感受。
圖:國際論壇議題四討論實況

開放提問時,澳門滾動傀儡劇團提出:「什麼是你們口中的傳統?傳統想要留下來的是什麼?」在利澤觀賞《風雲再起~幻海星塵》時,或許對台下第一次看到布袋戲的小孩或外國人來說,這就是「傳統」,但對台灣偶戲史稍微了解的人,會知道布袋戲從傳統到金光的演變過程,甚至更長遠的看,有沒有可能高州單人木偶才認為自己是傳統?台灣傳統偶戲源於閩南而今外於閩南,已生成獨立建構的系統,究竟什麼是台灣偶戲的傳統?想想也有點困惑,是源於漢文化,還是來台後流變的樣貌?跟南島原住民和荷治日治有沒有關係?從外界的眼光重新檢視自身文化,了解彼此在做些什麼,繼續為自己所喜愛的偶戲奮鬥,就是【國際論壇】達到的最大效益吧。
圖:新世界掌中劇團示範演出

活動結束的一刻,除了溫馨大合照、抱抱和好吃的茶點外,還能在參與者心中留下什麼痕跡?就跟Bart教授應該從沒想過,他當年教導的亞洲學生:孫成傑(偶偶偶劇團)、柯世宏(真快樂掌中劇團)、鄭嘉音(無獨有偶),今日在台灣都已是各占一方的偶藝家;而今,亞太傳統藝術節的各項活動交流,在未來也許某刻,也會在地球的某個角落,開出一朵奇異的花朵。
圖:國際論壇議題一討論實況
圖:國際論壇議題二與會者合照
圖:臺北木偶劇團、興洲園掌中劇團、廖千順布袋戲團示範演出

在此感謝所有參與大師深訪行程與論壇的示範團隊:
高雄:高雄市皮影戲館、錦飛鳳傀儡戲團、復興閣皮影劇團、光鹽紙影劇團、永興樂皮影戲團、新世界掌中劇團
嘉義:笑瞇瞇奶奶懸絲偶劇團、黃憲章製偶工作室
雲林:北港有明布景社、霹靂國際多媒體、黃俊雄工作室天地國際多媒體、雲林布袋戲館、昇平五洲園、五洲小桃源、廖千順布袋戲團
台中:磐宇木偶劇團、中國太陽園掌中劇團,木偶雕刻家陳世明
苗栗:苑裡五洲小西湖女主演郭秀鳳、蕭建平木偶劇團
台北:台原偶戲館、臺北木偶劇團、廷威醒獅劇團、淡水新興獅、延樂軒北管劇團、興洲園掌中劇團


本篇文章使用照片攝影:張瑞宗

------------------------
2016亞太傳統藝術節
地點:利澤老街、台灣戲曲中心
時間:2016/12/09-12/13
大師深訪時間:2016/12/05-12/08
國際論壇時間:2016/12/12-12/13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