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偶」們同在一起

攝影/撰文 林筱倩

出國,cut!旅遊,cut!工作,cut!年初的一場肺炎疫情打亂了全世界的生活節奏,無獨有偶與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也受到影響,原訂今年要飛來臺灣參與駐村計畫的國外藝術家們行程緊急喊卡!


疫情管束了國境與日常生活,但卻關不住嚮往藝術創作的靈魂,因此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將今年的駐村計畫調整為邀請八位國內的藝術創作者前來駐村。這八位藝術家來自不同領域,在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的牽線媒合下,藝術家們將兩兩一組,以共同創作的形式發表駐村成果。


問起藝術家知道自己創作的夥伴是誰後,第一個感覺是什麼?何睦芸與林曉函相視燦笑:「開心!」睦芸和曉函有過《微塵望鄉》的合作經驗,那時候睦芸是舞台設計、曉函是操偶演員,雖然彼此欣賞,但是互動不多。這一次來到利澤,她們各自帶著自己關心的故事、關心的議題前來,兩人的共識就是:要把故事紮在利澤的土地上,在利澤社區裡長出眼睛和耳朵。


因此睦芸與曉函一放下行李就鑽進利澤社區的活動中心,和社區的叔叔阿姨們一同打氣功、做健康操,然後逛菜市場、逛小店舖。不久後兩個人的創作材料區就堆成一座小山,有利澤海邊撿回的漁網、浮球、廢木材,也有在附近資源回收場挖寶到的捕鼠籠、提鍋、瓶罐……兩人邊創作劇本邊整理廢棄物,建造出一間小小的記憶之屋。屈身其中,每一個角落都有可看、可想之處,睦芸與曉函試圖要把觀眾的思緒與利澤的情感編織在一起。


藝術家林曉函與社區阿姨們互動
藝術家林曉函與社區阿姨們互動

藝術家何睦芸以廢料建造「記憶之屋」


「我們一知道是對方後就約出來見面,開始討論我們要做什麼。」藝術家李豐丞與羅婉瑜也是一組奇妙的組合。兩人對創作都各自帶著許多想法,也有各自工作的習慣和堅持,在決定要以「罐頭」作為創作概念後,卻一直在概念的外圍磕磕碰碰、繞著打轉。擅長金屬工藝的小豐對金屬材質有美感上的堅持,「什麼!用紙杯做魚尾巴,我才不要!」小豐笑著抗議。但最後小豐還是做了一條可以收納、變形的罐頭紙杯魚,原因是因為紙杯動起來好看、自然。在金工美學與操偶實務的平衡上,小豐在駐村經驗裡打開感官,接納不同的創作模式,像被熔鑄打磨過的金屬一般,成為更為豐厚的自己。

而對舞台設計、燈光以及操偶都極有見解的婉瑜,她即將在舞台上創造出一條工廠的輸送帶,用機關與操偶的巧思帶給觀眾聲光娛樂。小豐與婉瑜這一對操偶搭檔,將用黑色幽默的方式來訴說海洋的故事,要讓觀眾笑中帶淚、淚中帶笑,輕鬆而又有領會。

藝術家李豐丞將錫液灌模成一隻海龜

藝術家羅婉瑜與李豐丞將以罐頭發想駐村創作


「我們一知道是對方後,就馬上研究對方的資料。」楊柏煒與柯姿安這一組搭檔也是一絕,兩人都可以在外星頻道裡用外星語溝通。柏煒與姿安對身體及意識滿懷探索的熱情,兩人在六號倉的實驗劇場中陳設了一座假人台與一綑大水管,一個人抱著假人的腰左右輕搖、另一人拉著假人的單隻手臂旋轉飛舞。問他們為什麼還在地上撒滿玫瑰花?「浪漫!我們要浪漫!」柏煒與姿安露出迷幻的笑容。

不一會,兩人又在大水管中爬行探索,對著一面鏡子靜靜凝視:「我在尋找我自己。」但兩人可沒有只活在自己的時空,當他們討論起駐村發表的流程時,對觀眾是體貼熨妥的,考量了許多跟演出場地的連結以及跟觀眾互動的細節。

藝術家楊柏煒與柯姿安合力捏塑偶頭

藝術家柯姿安正在水管中探索自己

除了這三組演出組的駐村發表外,今年的駐村計畫還規劃了兩檔藝術展覽,由紡織藝術家曾嬿妤與科技藝術駱若瑀分別帶來紡織與偶的跨界連結,以及人機互動與偶的科技想像。

藝術家曾嬿妤與她創作的紡織人偶:五結一號

藝術家駱若瑀擅長人機互動,機械偶將微妙地影響人類對藝術的觀點

11/7-11/8【利澤老街動起來】,八位駐村藝術家將使出渾身解數,讓利澤老街的每一個空間、每一個小角落都充滿「偶」的身影。藝術家開心的玩、用力的笑、全身心的創造利澤經驗,用藝術的能量串聯起利澤社區、遊客與利澤國際偶戲村,在【利澤老街動起來】為期兩天的遊戲時光裡,當「偶」們同在一起!









利澤最美的風景

 利澤最美的風景

 

攝影/撰文    林筱倩

 

都說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那麼利澤最美的風景是什麼?當然是利澤的人們!

 

七月下旬,冬山河流域五十二甲濕地區的稻作都已收割,留下一片無邊無際的田野與淡淡的乾草清香。無獨有偶劇團擺開長桌,在好朋友幸福蝸牛民宿與利澤社區發展協會的協力下,共同舉辦了一場華麗又溫馨的「夏日穗花藝術派對」。

 

「夏日穗花藝術派對」集結了利澤地區劇團、偶戲村、民宿、社區、學校與公部門的力量與熱情。以宜蘭人辦喜事的心情,歡歡喜喜圍坐在五十二甲濕地區的美景中,用餐後散散步,然後看一齣小戲,享受被佳餚、好戲、涼風招待的夜晚


熱情又有好廚藝的社區媽媽們

在地食材結合義式手法變出的厲害料理


今晚的菜色有法式鴨胸佐金棗醬、金棗芋泥鴨方、宜蘭風味黑棗燉肉、利澤特色蛋腸、布里歐許鴨蛋藍莓麵包、金沙焦糖蘋果酥派、洛神道明寺餅、花生豆腐。

 

哇!鴨胸、金棗、鴨蛋、洛神、花生,都是利澤在地的食材!可是為什麼吃起來有義大利風味?原來是因為料理的指導老師Vivi曾經留學義大利,因此她設計了一系列的菜單,以在地食材結合義大利式的製作手法。再加上利澤社區媽媽們的好火候、好手藝,滿桌的美食一入口,味蕾都在跳舞了!

用最新鮮的利澤鴨蛋製作出布里歐許鴨蛋藍莓麵包

Vivi老師指導社區媽媽製作金沙焦糖蘋果酥派,金沙也是鴨蛋做的哦

 

肚子飽飽的就要起來散散步,用餐後天色漸暗,河道旁的穗花棋盤腳悄悄地開放,張開的花鬚像是夏日的花火,帶給人幸福而寧靜的感受,令人悠悠地想起從前。這條植滿穗花棋盤腳的河道是冬山河的支流-五股圳,從前在利澤最繁榮的時期,河道上的鴨母船川流不息,往來載運貨物與豐收的稻米。而今繁華褪盡,冬山河也已改道取直不再氾濫,個性猛烈卻也帶來漁獲的冬山河如今只留存在老照片與長輩們的記憶中。

 

當現在的孩子只認識便利商店、手搖杯和氣派乾淨的冬山河親水公園。有一群利澤國中的孩子,在林素梅老師、楊瑄明老師與張育宏老師的帶領下,脫下鞋子走進泥巴裡,親手觸摸利澤的土地、踩進利澤的河水,纏著家裡的阿公阿嬤講利澤的老故事。最後孩子們來到利澤偶戲村,藉由無獨有偶的偶戲課,把採集而來的感受與故事編織進自己的身體。

 

在利澤國中這群孩子的故事裡,冬山河令人生畏卻又哺育了一代代的利澤人,因此他們給了冬山河一個形象-冬山河伯,以大偶的形式來呈現。河的力量、河的慷慨、河所帶來的人文歷史,都在這一齣利澤國中師生所呈現的《冬山河伯來了》裡,這是一份禮物,送給土地、送給社區、也送給自己的家族。

威武而靈動的冬山河伯形象


冬山河帶來的漁獲大豐收

「夏日穗花藝術派對」是一個結合利澤社區「利澤食藝風味探詢」與利澤國中「假日學校」,由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與無獨有偶劇團協調整合而成的夏日盛宴。每位經過的社區居民都可以拉張椅子坐下來,享受利澤最美的風景與最美的人情。

 

用宜蘭腔來說就是:菜,勁好呷!戲,勁好看!活動,勁讚!


利澤最美的風景

偶是大未來

#無獨有偶20歲生日快樂

撰文 林筱倩

  淡水河在不遠處波光閃耀,和煦的陽光像金粉灑在雲門劇場的草地上,孩童們轉動大眼睛四處探索,因為奔跑和興奮,額頭與鼻尖上冒著微微的汗珠,小金鈴一樣的笑語聲在四面八方此起彼落。


  晴朗的五月週末,劇場裡有演出,草地上有手作市集,展覽空間中陳列著來自各國的偶藝家送給無獨有偶的生日禮物。這是一個偶的節慶,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摸到的一切,都與偶有關。每一種感官都照顧到了,當然也要照顧舌尖的需要,美食區就在那兒,小巧輕食、飽足飯食、涂爸美食,任君享用!

  首先在戶外劇場有一場演出,大石頭、蘆葦、水道。才剛席地在開放式的觀眾區坐下,彷彿就吹來一陣山林裡的涼風,閉上眼睛還能聽到潺潺的溪流聲,《野溪之歌》要給你一段奇幻的自然旅程,穿梭在你身邊的不是都市塵囂,是魚兒、螃蟹、小蛇還有蒼鷹。

  看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該看戲了。今天選擇的是成人限定的好戲《最美的時刻》,但是一起來玩的小朋友還未成年,就給他們一個美麗的童話世界,《快樂王子》在同時段為所有童心未泯的觀眾開啟奇幻之門。

  今天看了好多好美的戲啊!包包裡小心翼翼地裝著在手作市集裡完成的小作品,手機裡都是在市集上和偶驚奇相遇的合照。眼睛滿足了,心滿足了,肚子,呵呵也滿足了!但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偶藝家特展還沒看,《剪紙人》《我是另一個你自己》也好好看的樣子,於是你默默地做了決定:好,下周末我還要再來!

  時序回到現實。一場突如其來的肺炎疫情打亂了原本的節奏,精心規劃的所有活動一夕落空。

  2020年對無獨有偶來說是值得慶祝的一年,走過成長過程的曲曲折折,無獨有偶滿20歲了,原本計畫邀請所有愛偶的大朋友小朋友一起來到雲門劇場,參與兩週豐富的演出、特展、市集這歡樂的慶生派對…

  現在,雖然我們無法與你面對面,但我們還是想與你心連心,於是很快收拾起落寞的心情,展現劇場人的韌性重新調整腳步,將我們想對你訴說的故事以【線上藝術節】的方式來呈現。

  【線上藝術節】規劃了三個單元:偶故事、偶藝家、偶回憶。偶故事裡有無獨有偶20年來的經典創作,每一齣作品都是我們的心血結晶,都有一段想銘刻你心底的深刻故事。在我們探索偶戲的路途中,結識了國內外多位偶藝大師、偶戲工作者,這些分別來自臺灣、捷克、德國、泰國、美國、波蘭、墨西哥與香港的好朋友,親手創作出一份送給無獨有偶的禮物,表達對我們的祝福或是對偶戲未來的想像,這些手工禮物將展示於偶藝家單元。如果你也好奇我們剛創團的時候留下了哪些回憶,那麼請參與偶回憶。你將可以在偶回憶裡尋回兩位總監年輕卻無畏的面孔,還有陪著我們一路披荊斬棘、跌跌撞撞走過20年的偶戲夥伴的身影。
1999年創團發表會合照

  偶戲的夢很美,路卻很難。因為肺炎疫情暫停了所有的演出,沒有票房也就沒有實質的收益。可是戲偶的創作與研發仍腳步不停,偶戲人才的培育也需要持續精進,上天給無獨有偶的成年禮就是今年肺炎疫情的大挑戰。還好劇場人總是有用不盡的創意,我們研發了吉祥物黑嚕嚕的吊飾版,每一隻黑嚕嚕都是劇場導演、演員、製偶師一針一線手工縫製,灌注了豐沛的藝術家能量,在這個必須保持社交距離的防疫時刻,就讓這隻黑嚕嚕代替我們,零距離的陪伴你。
吉祥物黑嚕嚕與親手縫製他的製偶師

  如果現在的你剛好在居家隔離,或是你好久沒進劇場了,好想看戲。打開公視+的網路平台,在那裡也能看到我們授權播出的經典好戲。

  看到這裡也該站起來動一動了,來跟著偶貓咪與利澤社區的叔叔阿姨,唱唱跳跳一段紓壓的洗手歌吧!防疫期間洗手很重要,來吧!
 偶貓咪與利澤社區關懷據點的志工叔叔阿姨一起唱跳洗手歌

  偶戲可以是殿堂裡的精緻藝術,也可以自娛娛人每天實踐在日常生活裡,「偶是大未來」請與我們一同想像並創造偶戲的無限未來。
即將於明年發表的新製作《懸夢行者》

線上藝術節

挺偶大作戰

公視表演廳

防疫藝起來洗手歌

大偶出沒注意


攝影/撰文 林筱倩

如果得到了一個火種,你要點亮什麼? 

  無獨有偶經由製偶師謝志明教導,習得了一套揹負式大偶的製作技術。這套大偶的結構使用了塑膠瓦愣板、PE泡綿、竹子,志明老師將製作步驟規格化,讓製偶生手也可以跟隨著這些步驟,做出人人稱羨的大偶。但是,製作時重視製偶夥伴的交流與協調,需要大家在過程中克服摩擦,完成後還要齊心協力的穿戴偶和操縱偶。這些特質讓這套大偶的誕生像一段團體旅行,在旅程中我們學習帶領、學習等待、學習聆聽、學習意見表達。
▲高達350公分的大偶2020年傳統藝術中心神將大踩街)
  在無獨有偶近幾年把這套製偶技術推廣到社區的工作坊之後,有許多人們參與過這段旅行。就像是我們從製偶師謝志明手中接過一個火種,然後用這個珍貴的製偶火種點亮每一個參與大偶製作的社區,讓越來越多本來對偶戲很陌生的人也能燃起製偶魂。
參與大溪社區大偶工作坊的成員2018年大溪大禧創意製偶工作坊)
大溪社區大偶工作坊的成果2018年大溪大禧創意製偶工作坊)
  大偶完成了!趕快把偶穿戴起來,到街上去秀出辛苦製作的成果。我們的大偶跟民俗祭儀裡的大神尪有點類似,行進時都需要一個強壯的肩膀來揹負它。不同於大神尪的是:現代大偶多出兩根操縱桿,可以用來操縱長長的手臂。傳統大神尪行進時雙臂會自然的下垂擺動,我們的現代大偶可以邊走動邊擺出各種可愛的pose,來個愛的抱抱也沒問題。相較於大神尪出巡時的威風凜凜、神聖不可侵犯,我們的大偶沒有民俗的禁忌,可以親切地跟民眾互動,往往一路上跟大朋友擊掌、跟小朋友握手,合照更是一定要的!看到有人在拍「偶」,「偶」就給你一個大大的笑容,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給偶一個抱抱                     給偶一個微笑
2020年傳統藝術中心神將大踩街)2020年傳統藝術中心神將大踩街)
  拆解大偶的秘密:偶頭、偶身、偶的手臂是三個要素。偶身的主結構是一個背架,經過無獨有偶製偶團隊的改良,現在的大偶已經比以往輕了許多,嬌小的女生背起來也行動自如。最近我們成功研發出大偶的縮小版,專門設計給中低年級的小朋友穿戴,重量更輕、造型也更加俏皮可愛,第一位試穿的小麻豆是劇團隔壁的鄰居底迪,底迪的阿公阿嬤看到金孫化身成小小三太子笑得好得意,拿起手機喀擦喀擦拍個不停。
小小三太子
  除了神將造型,大偶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呢?看看這位靈感來自於冬山河畔特有的濕地植物-穗花棋盤腳的大偶,嘟著櫻桃小嘴,長睫毛眨巴眨巴,「偶」美嗎?
穗花大美人,由五結國中學生操縱2017年中興文創園區藝術自造祭)
  那麼,要如何才能遇見「偶」?也許下次你在參加馬拉松路跑的時候,旁邊的跑者就是「偶」!
你跑得過偶嗎
2020年五結鄉走尪路跑)


當藝術節賣起了鴨肉麵—2019利澤偶聚祭回顧《市集篇》


圖/文 林筱倩

  今年邁入第三屆的利澤偶聚祭是由偶戲演出、藝術市集、藝術家座談所構築的偶戲藝術節,這是無獨有偶劇團和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每年秋天的大活動。一個民間自辦的藝術節有多好玩呢?11月來一趟利澤之行,一直漾在臉頰上的笑意就是對利澤偶聚祭最真心的讚嘆。

  利澤鴨肉麵的攤位是由利澤永安宮媽祖的義女們組成,阿姨姐姐們甩麵杓、剁鴨肉、切蛋腸的雙手沒停下來休息過,因為攤位前排著一條聞風而來的人龍,每個人都想嘗嘗這碗利澤鴨肉的好滋味。
  2019利澤偶聚祭串聯起利澤老街上的左鄰右舍,老街上的中藥行恆足堂也加入藝術市集的攤主行列,在門廊上擺起了攤位,賣起自家的招牌商品:酸梅湯和燒酒雞的藥膳包。偶戲村的好好小姐為恆足堂的藥膳包設計了包裝造型,再請志工幫忙包裝,恆足堂的老闆忍不住技癢,現場開始指導起快速包藥包的手法。

▲中藥店老闆親自指導包藥包手法
▲永安宮義女準備利澤鴨肉麵
  和孩子一起用泥土燒製的小紅磚拼成老房子,用種子和樹葉裝點稻草編成的聖誕圈,把蠟菊和兔尾草變成松果聖誕樹上的裝飾品。藝術市集裡的攤位充滿自然和大地的氣息,秋日的暖陽曬著正在享受藝術和節慶的我們,每個人的臉部線條都是上揚的暖意。小朋友玩手作好開心;大朋友聽故事重溫童心;長輩朋友對自己捏陶有信心。
▲親子同樂 
▲體驗捏陶樂趣
  還有一些神奇的攤位,像是白鷺鷥大戰埃及聖䴉和南管體驗。南管體驗的攤主是北藝大傳統音樂系的學生東瑩,東瑩把南管的樂器和曲譜都帶來了,可以在現場彈撥敲打,在攤主的指導下和鳴一個南管的曲段。白鷺鷥大戰埃及聖䴉的攤主是利澤國中的素梅老師和她的學生們,他們一起把利澤老街上的歷史建物三連棟布置成鳥類的棲地,有鮮割的芒草和白鷺鷥、埃及聖䴉兩隻道具鳥,建築空間被學生們上美術課時畫的水彩畫:冬山河、利澤簡橋、老房子、稻田、夕陽和星空圍繞,重現利澤地區的生活記憶。每當有來客靠近詢問,素梅老師就會召集學生來來來,來演一下白鷺鷥和埃及聖䴉的故事,以青少年戲劇的方式講述臺灣原生的白鷺鷥和外來的埃及聖䴉的棲地爭奪戰。
▲北藝大傳統音樂系的學生東瑩帶領小朋友體驗南管
▲利澤國中同學演出《白鷺鷥大戰埃及聖䴉》
  在老街上看小戲、吃美食、玩手作,每個人在藝術市集裡都能找到自己的樂子。吃著胖卡攤車賣的烤香腸在市集裡逛啊逛!前面怎麼有一陣騷動?原來是有自由打賞的街頭演出。臺灣年輕的表演工作者在市集上會不定時即興呈現,如果在街頭巷尾「偶然相遇」了,別害羞,大方走上前去,可以輕輕戳戳半身偶逼真的臉頰,問操偶師小孟這是什麼材質?怎麼做的?或是搶走黑道小丑思瑞手上的槌子,把另一個黑道小丑柏煒追著跑。看操偶師阮義如何用執頭偶詮釋關老爺舞大刀?把手伸出去,美麗的懸絲偶鳳凰就會來啄啄你的手心哦!這些街頭互動共同的特色就是他們都是「偶」。沒錯,「轉角遇見偶」就是藝術市集的另一個主軸。
▲街頭藝術就在你身邊
▲轉角遇見偶_半身偶
▲轉角遇見偶_《上身》
▲轉偶遇見偶_鳳凰
  逛不完、玩不完、吃不完,藝術市集所創造的回憶和價值是屬於偶聚祭的,也是屬於利澤老街和利澤社區的,當然,也是屬於我和你的。

來到利澤的藝術家們


攝影/撰文  林筱倩

  亞洲、美洲、歐洲、非洲、大洋洲,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在今年集滿了來自世界五大洲的駐村藝術家!

  利澤偶戲村從2016年開始推動「駐村藝術家計畫」,而我是從2017年開始認識偶戲村的駐村藝術家的。那一年的藝術家成果展演很特別,整個利澤社區都是藝術家的舞臺。

  南非藝術家Johannes Lodewyk Swanevelnder在利澤老街的民宅前演出了一齣關於生態環境的偶戲,後面民宅鐵門上的彩繪就是利澤當地有名的「走尪」活動。希臘藝術家Eirini Patoura關注人類世界共同的紛爭:戰爭、謀殺、親子失和,就在利澤地區的精神信仰-永安宮媽祖廟的廟埕上演出,本來Eirini Patoura希望的演出面向是背對金爐,但是後來了解到在媽祖廟演戲就是要演給神明看的臺灣習俗後,她就入境隨俗,把演出改成面朝媽祖廟演出。臺灣藝術家賴麗婷駐村的期間會在利澤街上「搭訕」當地居民,聊著聊著就和居民盧姐變成了好朋友,麗婷在偶戲村製偶師的幫助下創作出一個以盧姐為原型的穿戴式戲偶,成果呈現的時候就在盧姐的家-利澤民家館裡面演出,在利澤居民的家裡演出一個利澤地區從繁華到沉寂的偶戲。泰國藝術家Tippaporn Soontornjamorn (Juey)在駐村期間和利澤居民語言不通,但還是深深渴望著能和臺灣人成為朋友,於是她製作了一隻可愛的恐龍戲偶,在利澤這裡歷史最悠久的利生醫院裡面演出。這些國內外的藝術家們雖然都不是宜蘭利澤人,但是他們都跟利澤偶戲村一樣愛上了利澤,從駐村的創作發想到駐村的創作呈現,跟著利澤社區的日出日落一起呼吸。
麗婷與盧姐與盧姐偶在民家館演出後的合照

  到了2018年,駐村藝術家的計畫持續擴大,這一年的主題是「偶藝不設限」,展現出偶戲更加多元的面貌,共有十位個人藝術家來到利澤。利澤偶戲村鼓勵藝術家們離開劇場,在非劇場空間中進行裝置展覽和互動教學,於是為藝術家安排了一場又一場把藝術帶進校園的工作坊。義大利藝術家Carla Taglietti卡兒拉.塔利耶提和泰國藝術家Sirikarn Bunjongtad (Jae)希麗康.邦宗塔(潔)分別把不同的光影戲形式帶進宜蘭內城國中小和宜蘭清溝國小,臺灣藝術家楊瀚橋則是把他「飼養」的長頸鹿牽進了宜蘭竹林國小的校園,還和孩子們一起用黏土「繁殖」了好多好多小長頸鹿。

卡兒拉為內城國中小的孩子解說光影偶結構

潔為清溝國小的孩子示範不同的光影打法

楊瀚橋與鹿鹿與竹林國小的孩子們

  2019年初夏,延續「偶藝不設限」的精神,利澤偶戲村迎來了今年第一位駐村藝術家:芬蘭藝術家Marja Nykänen瑪爾雅•努卡能。瑪爾雅很喜歡海,她會在清晨散步到利澤的海岸線,遠眺龜山島的日出,再把從沙灘上撿到的寶特瓶、塑膠袋帶回偶戲村,利用這些廢棄物進行偶戲創作,在成果展演結束後,瑪爾雅誠摯地為觀眾說明了創作的動機和意圖,雖然戲有落幕的時刻,但藝術家的想法已經藉由互動交流,在每個觀眾心裡長出了新生命。丹麥藝術家Christine Kvint克莉絲汀・凱文特也在成果展演後把她創作的噴火龍戲偶帶到偶戲村的廣場上加演了一場「餵食秀」,讓劇場裡的噴火龍不因為戲已結束就塵封偶箱,還能繼續鮮活地在餵龍吃餅乾的日常記憶裡存留。義大利藝術家Laura Bartolomei蘿拉•巴托羅梅成果展演中的情感觸動了許多觀眾,蘿拉在演出後細細為觀眾說明了創作物件的材質、出處,有在利生醫院旁邊撿到的枯枝、葉子、蟬的脫殼,利澤海灘上的沙,還有蘿拉從義大利帶來的孫子的照片,這些乍看不相干的物件經過蘿拉的擺置、詮釋,在利澤偶戲村轉化成與利澤社區共享的生命經驗。
 瑪爾雅正在用撿拾來的垃圾進行創作 

克莉絲汀與她的噴火龍,一位觀眾正在撓搔噴火龍的下巴

蘿拉為觀眾說明演出物件的生命故事

  許多人來到利澤偶戲村都會被藏量豐富的各國戲偶吸引,也不絕口的讚嘆製偶教室內的完善空間與專業機具,但我認為:利澤偶戲村最大的資產並非是這些硬體設備,而是「人」。生活在利澤偶戲村裡的每一個成員:總監、製偶師、藝術行政,還有遠從世界五大洲而來的藝術家們,每個人都在這裡找到了歸屬感,在日常生活裡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偶戲國度與利澤社區的一份子,吸納著利澤的美好,也把自身的美好交付給利澤。



《沒有人愛我》製作花絮

圖/文 林筱倩

  很會照顧植物的人我們叫他綠手指,像我一樣對蒔花弄草沒興趣也沒天賦的大概就是黑手指吧!我這個黑手指不但種什麼枯什麼,連翻個土挖到一隻軟呼呼的雞母蟲都會全身起雞皮疙瘩,看到蚯蚓在土裡鑽阿鑽的就一陣毛,更別提和蜈蚣打照面了,那麼多腳沙沙沙的一起動真是嚇死人了。

  但是你相信嗎?這世界有人愛蜈蚣愛到為蜈蚣量身打造了一個劇本,為蜈蚣尋覓了一個劇團,為蜈蚣一次又一次的坐在排練場中書寫筆記、和導演與演員討論劇情。那個為蜈蚣做這一切的人就是農委會林務試驗所的研究員王巧萍博士。與其說巧萍博士愛蜈蚣成痴,更精確來說,是她深愛著蜈蚣的家:我們腳下的土壤。
「如果人類可以理解地下蟲,感恩他們,愛護他們,土壤就有救了。這是我生為女土人最大的職志,也是一個多年來陪小孩看戲的媽媽的夢想。把科學知識,融進音樂、戲劇、美術中。」這是巧萍博士對土壤的關懷,也是這一齣現代偶劇《沒有人愛我》誕生的緣由。

  接下《沒有人愛我》的導演工作後,導演薛美華開始思考:「要如何克服大家對蜈蚣的既定印象?克服蜈蚣給我們的感受,那種負面的情緒。要如何在戲劇中給他翻轉的機會?」

  於是美華決定回到土壤計畫最原始的啟動點:給土壤一個被看到的機會。她帶著劇組開始親近土壤、了解土壤。在這個過程中,巧萍博士當然是最專業的導師,從土壤的生成開始,一步一步帶領大家用科學家的角度,去理解土壤與現代人類的關係。美華給演員們的第一個功課就是要親手掘土,種下自己的小作物。


(美華要求每位演員都要在劇團裡種下自己的作物)

  就在這個時間點上,有一條大蜈蚣自己跑來劇團,演員們邊尖叫邊把他抓起來放進生態箱觀察。無論是在操偶動態的揣摩,還是蜈蚣偶的型態結構,這條生態箱裡的大蜈蚣都幫了演員與製偶師很大的忙。在製偶師阮義與美術設計葉曼玲的共同創作下,主角蜈蚣先生誕生了,他有著端么端么的觸鬚和Q彈Q彈的腹足。阮義要我偷偷告訴大家,給大家一個讀者福利,這些讓操偶師省時省力的小法寶其實是彈簧。因為操偶師只有兩隻手,一手要控制頭部,一手要控制身體,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照顧蜈蚣的腳,可是蜈蚣的腳又是決定蜈蚣動態的關鍵,因此阮義決定採用彈簧,讓蜈蚣的腳在身體被操作的過程中就會自己活起來,靈活自然的細碎運動。(以下沒有真實蜈蚣的照片,請安心閱讀)

(製偶師阮義與美術設計葉曼玲共同創作出的可愛蜈蚣)

  當戲偶被賦予外型並且靠著操偶師精湛的操偶術活起來後,便需要情感的連結來邀請觀眾一起呼吸。於是美華把蜈蚣擬人化,讓演員去表現小蜈蚣誕生後所經歷的生命旅程。小蜈蚣幾次差點丟了性命,所以他問蜈蚣媽媽:「媽媽,為什麼沒有人愛我?」在大自然物競天擇的食物鏈中,把蜈蚣當美食的天敵環伺,加上人類的不諒解,小蜈蚣處境艱難,我不會說因為小蜈蚣很勇敢所以他最後找到了愛他的人,這個邏輯太人類了。在自然界中幸運比勇敢更能存活下去,真正的物競天擇絕對不像戲劇那麼詩意浪漫,但是戲劇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騰出了一些空間留給想像力,美華也說:「不是演了一個戲就會翻轉人們對角色的恐懼或既定印象,但這可以是一個互相對話的起點。」

(由演員柏煒飾演的蜈蚣媽媽正在抱蛋)

  美華還提醒觀眾:在看戲的時候可以多留意演員的手。每一雙手被觀眾看見的時機都有它存在的意義,演員的手可以溫柔地為蜈蚣抱蛋,也可以燒毀土壤動物賴以為生的家園。心的意念決定手的作為,如果我們的雙手存有善意,多觸摸土地,身心都會變得更健康。
我曾經尖叫著指揮家人打死一條大蜈蚣,如果要我分享看完這齣《沒有人愛我》後有什麼體會,我想我下次再遇到蜈蚣的時候會先吸氣、吐氣,給他一個機會。

(心的意念決定了手的作為)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