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妖怪•惡人廟—2018年度製作觀察小記

Leave a Comment

少女打怪。少女打世界的怪,也打自己心裡的怪。


文 / 林筱倩

  去年11利澤偶聚祭的期間,我到劇團去找大主廚涂爸蹭飯吃,吃撐後就晃到製偶工廠去找團員們閒話家常(完全當自己家一樣),一如以往的東摸摸西摸摸,纏著製偶師孟儒和木工指導勝文哥問個不停。耶!我突然發現有個掛滿樹枝的巨型帽子,新做的吼!孟儒說這樹枝帽是新戲《雪峰村上的惡人廟》要用的。

         蛤,劇團10月不是才剛演完《微塵.望鄉》嗎?怎麼不到一個月又蹦出個新戲《雪峰村上的惡人廟》?身為菜市場大嬸的我當然要假裝不著痕跡的追問到底:哦劇本是沈琬婷寫的啊!又是嘉音自己導!她不是才剛導完《微塵.望鄉》,精力真旺盛。是哦!嘉音這次要栽培25歲以下的新生代演員啊!在水源演啊!哦哦5月演!嗯嗯,早鳥票賣到2月底。好哇好哇我會叫我朋友來買......(完全是菜市場等級的對話)      

         當我下一次更新《雪峰村上的惡人廟》製作的進度,製偶師孟儒已經實驗出好幾個神奇的摺紙模型,製偶工廠樓上的縫紉車小幫手筱筠正踩著踏板,依照這些紙模型的結構,用布料製作出章魚一節一節的觸腳。當孟儒拉著章魚的頭為我展示這隻大章魚魔性的動態,那些皺褶動得我心裡一陣癢,手臂冒出一大片雞皮疙瘩,但卻又無法移開眼睛不去看。孟儒又給我看身體像手風琴一樣的貓,厚實的卡紙被摺疊成又軟又有彈性的貓身,長長的,一伸一縮,貓的叫聲就從卡紙裡飄了出來(當然沒有什麼貓叫,但我確實浮出如此意象)。

戲偶設計余孟儒與貓咪
   說起來嚇人,這些貓、章魚都是妖怪,在這個作品裡,除了女主角何小霓是年輕女孩的形象,其他的人物和動物都.是.妖.怪!故事線索從點燃火苗開始,會因一場大火燒出更多變形,當大火將一切燒成灰燼之時,就是變形結束的時候,因為灰燼是沒有「裡面」的東西。沒錯,這個故事就是在探討人的「裡面」。你可以用電影術語稱之為英雄的旅程,但其實沒這麼學術啦,更貼近一點來說,應該是:少女打怪。少女打世界的怪,也打自己心裡的怪。

  這是無獨有偶從來沒做過的題材,在劇情和角色這麼天馬行空的設定下,要如何說服觀眾跟著劇情走一趟雪峰村,快速的在城市和村莊、夢境與現實之間轉場和穿梭,就要動用無獨有偶最熟悉的武器:光影戲。是光影不是投影哦!來到無獨有偶的光影劇場,彷彿工業革命未曾發生過,舞台上的一切都仰賴純粹的手工藝來呈現,手作的偶、手作的影子戲法,在一片黑暗中,觀眾依循著光,落下視線。

  導演嘉音說這個劇本就像一個遊戲場(聽起來好好玩),她為了更進入這齣戲,特地在手機裡下載了一堆手遊,好日日沉浸在動漫的情境裡,讓自己投射更多玩的幻想。她還在設計會議上興高采烈的展示了一張從網路上抓下來的何小霓示意圖,天哪!這衣服!這鞋子!這身材!這這這......這犯法吧!不行啊我們是正派經營的劇團啊!我在心中暗自尖叫。

  編劇琬婷為這齣戲的女主角何小霓繪製了一個高綁雙馬尾的俏麗造型,滿滿的粉紅泡泡中隱隱浮動著小丑女的暗黑(就是這麼衝突)。在設計戲偶的時候,琬婷幫劇本裡的兩隻貓舞孃穿上了紫色小裙子、還在裙子上面綁了大大的緞帶蝴蝶結(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童話公主風)。劇團裡永遠長不大的宅男勝文哥則負責幫劇情裡一台會說話的重型機車打造出暴走族外型。

  嘖嘖嘖,兩個古靈精怪的少女(鄭嘉音絕對是老派少女無誤),再加上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大展身手的彩妝設計師Teddy;舞台設計仕倫的筆記上寫著:宮崎駿;服裝設計妤德說:沒有裁縫師傅會接我們的單。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都還沒正式開排,我就已經有一種舞台最後會不可收拾的預感,5月的水源劇場、5月的《雪峰村上的惡人廟》,正準備發生一場魔性的日系動漫風大爆炸,請帶著你的勇氣,來被劇場燒為灰燼吧!

無獨有偶2018作品《雪峰村上的惡人廟》
偶戲夢想家 鄭嘉音 X 金典獎編劇 沈琬婷
操偶師/演員:王眞如、李靈、林筠喬、孫宇生、徐瑋佑、許恬林、黃思瑋、盧侑典、蕭登及

台北場
台北水源劇場
5/4(五)19:30
5/5(六)14:30
5/5(六)19:30
5/6(日)14:30
早鳥優惠價:520元、680元(原價:650、850元)
宜蘭場
5/19(六)14:30
早鳥優惠價:320元、480元(原價:400、600元)
早鳥票期限:即日起至2月28日(三)23:59

*建議8歲(含)以上觀眾觀賞
售票傳送門:https://goo.gl/UQPrfU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