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輝評論-在思古中透露現代的絃外之音

Leave a Comment

(官網好讀版)
王友輝
原文刊載於表演藝術(PAR)雜誌2005年12月號
無獨有偶劇團《戲海女神龍》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2005年10月21日

無獨有偶工作是在「瘋狂精英藝術劫」中,再度嘗試真人與偶同台的搬演模式,全是台灣布袋戲史上第一位女頭手「賜美樓」江賜美的《戲海女神龍》,其中,江賜美長孫柯世宏的加入演出,更使得本劇從單純的人物傳記搬演,深化出歷史以何種面貌傳承的意義,以此而言,《戲海女神龍》的演出在思古幽情中透露著一種現代的絃外之音,頗令人回味。

為偶戲的演出延伸出極強烈的內在意義 


編導以三位女演員操偶的基本練習和傳記主江賜美的錄音訪問作為開場,其不滿足於人物生平事蹟單純戲劇化搬演的企圖明顯可見,而柯世宏及其他演員與江賜美人形撐竿偶的後設對話,增添了本劇在戲劇結構上的趣味,人生與戲劇、真實與虛幻,交錯在似假還真的表演之中,彷彿呼應了戲偶的本為假人、操偶人的生命灌注使其為真的藝術本質,為偶戲的演出延伸出極強烈的內在意義,也使得本劇創作上的巧思表露無遺,只是,在意像表達和戲劇情節之間,依然存在這許多斧鑿之痕,仍有待創作者更加精進的琢磨。

有趣的是,編導在訪問中努力挖掘老藝人傳奇性的一生,老藝人卻總是四兩撥千金地將話題引導致過往的演出內容,從田野傳記的角度上來看,《戲海女神龍》無法完全滿足我們對於老藝人傳奇一生的好奇,對於其生命過程中的重要事蹟也難以全觀,但是在劇場中,我們除了現代戲偶的演出和抽象表達的肢體表演之外,卻得以親眼目睹了傳統布袋戲和金光布袋戲的前後場演出過程,李維睦所設計的小小旋轉舞台,更讓台前台後的風貌分別旋轉出現,可惜的是,編導在掌握台前幕後轉換的過程中並未能更加細緻處理,觀眾對於後台情境的期待有時不免落空,殊為遺憾。

戲中金光布袋戲的搬演讓觀眾為之精神一振 


整體而言,上半場的演出,也許是編導勾勒傳記主生平的努力承载了過多的責任自覺而使得演出稍嫌沉悶,到了下半場,拋卻了表述完整生平的包袱反而使得演出輕快起來。尤其江湖賣藥的一段,後設意味濃厚,柯世宏極「台」的扮相和語言表達戲而不謔,而以紙板面具作為戲偶的頭的設計也令人發噱,有著極佳的劇場效果,另一方面來說,其筆觸輕輕卻反而能表現出過往歷史中,藝術與現實相互妥協的真相,以及民間藝人強韌生命力的側寫。

讓觀眾為之一振的莫過於戲中金光布袋戲的搬演,其高度的劇場效果,使人無形中便瞭解了金光布袋戲之所以風靡過往的原因。戲,畢竟是演給人看的,能否貼近觀眾的需求,同時藉由親近觀眾,將創作者的意圖表露於無形,當是現代小劇場創作者可以更進一步思索的課題。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