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檔案5-洪鑾聲:「洪通的故事太多,但是說起來又不像故事」

Leave a Comment

透過南鯤鯓文史解說員李惠敏的熱心幫忙,我們難得見到了洪通的堂弟洪鑾聲老先生。洪老先生與洪通是知交,聽他回憶洪通說過的話,似乎可以聽得到洪通說話的音調,看見洪通說話的表情。彷彿三四十年並未過去,一切歷歷在目。


洪鑾聲  前台南縣北門鄉鄉長  九

說到洪通這個人,他的故事太多,但是說起來又不像故事。
當年我們一起做宗族的功德法會,我們稱之為「放赦儀式」,除了超渡祖先,也超渡鄰近的孤魂野鬼;

法會上掛著很多道教的圖像,譬如說一些上刀山下油鍋的地獄圖,洪通看了就說要跟我借回家畫,

結果畫出來跟道教的那些圖完全不同款,他說:「畫同款有什麼意思!」

他的畫裡有神有鬼,也有他的生活,我在想,就是這些道教的圖啟動他畫畫。


他這個人講話也很有意思。

當時《藝術家》雜誌的何政廣先生幫他在台北美國文化中心辦畫展,那可是美國人的屬地喔!

畫展開幕當天,沒有人敢幫洪通的畫標價,最後只好我去標,

我大概一幅標個幾千塊,在當時的畫價來說已經很高了。

忽然,洪通把我拉到旁邊,說這些圖不能賣。

我說為什麼不能賣,圖就是畫來賣的啊?

他居然回說:「如果圖賣出去了,我變做不會畫畫了怎麼辦?」



還有一次,我問他,你畫裡面寫那些字是在寫什麼?

他就一付很得意的樣子回我說,我幹嘛告訴你?

我說,其實你自己也看不懂你在寫什麼對不對?

他就說:「什麼我看不懂!這古人說一字是值千金,不然你一字一千塊給我,我就告訴你。」



唉!要說故事,其實也沒什麼故事,要說沒故事,他的故事又很多。

他這個人,做畫一定是在晚上,畫整晚沒在睡的啦!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種神明的力量在支持他畫圖。

漢寶德說他是「化外的靈手」,我覺得是非常漂亮的描述,因為他畫的就不是人畫的東西啊!

而且他還會起乩。乩童是有他的一套基本教練的,他不懂,就黑白操,

打得全身都是大洞小孔,一個禮拜也好不了。



還有,他會用性器官畫圖,是真正的喔!

有一天他來找我抬槓,因為我做過道士,他覺得我很行,我算是他崇拜的對象,他的知音。

我跟他說有一個畫家很出名,你可能不知道喔,叫畢卡索,

還有一個大書法家叫張旭,寫字寫到抓狂,就拿長頭髮沾墨汁揮毫。

他聽了很不屑地說,那有什麼稀奇?

隔天他抱著整捲棉紙的圖來給我看,問我畫裡是什麼,

我說我看無,他就笑說,你這個仙人道士做假的嘛!

這是我用「身中寶」畫的啊!就是他的生殖器啦!



其實藝術家都是瘋子,肚子餓也沒關係,死了才出名也沒關係,畫畫快樂就好。

想想看,人生雖短,但痛苦是很長的,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古憂」,

人就吃不到一百歲,卻整天擔心那些一輩子都不知道會不會碰到的事。

說來說去,只有像藝術家那麼開心地創作,才是為自己而活。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