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健英評論

Leave a Comment

(官網好讀版)

盧健英
原文刊載於2003/04/21中國時報24版

舞蹈空間舞蹈團+無獨有偶劇團
《史派德奇遇記之八腳伶娜》
演出日期:2003/4/19
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進場前服務人員貼心地發送的口罩上有一隻紅色大腳蜘蛛。蜘蛛,幾乎所有的大小觀眾在進場前都知道,今天晚上的主角是蜘蛛史派德(Spider)。

燈暗。天棚上巨大的紅色之蛛網在鬼魅的燈光下晃動,驀地,數十隻毛茸茸懸在半空中的小蜘蛛爬上爬下,搔得到劇場裡的孩子們又愛又怕,尖聲四起。角落裡一隻龐然的黑色大蜘蛛,從黑暗中醒了過來,蹣跚地爬上道具山坡,逼真的程度一下子讓前作的小女孩雙手箍住了媽媽的頸子。

舞蹈空間舞團這回改弦易轍,新製作「史派德奇遇記之八腳伶娜」,標耪是一齣親子舞蹈劇場,結合「無獨有偶」劇團團長鄭嘉音,與舞團藝術指導楊銘隆共同創作。故事主軸很簡單,一隻名叫朱兒的蜘蛛小妹在被嘲笑失意之後,最後便成了優雅的「八腳伶娜」,所有的製作創意集中在包括舞蹈、戲劇、偶、道具、影像、音樂、造型等所有創意成分的發展與整合,賞心娛樂的效果是有的,如果舞蹈空間舞團有後續發展的企圖,「史」劇具備了相當的商業話潛力。

從迪士尼到哈力波特的成功,一再地說明了創意其實是不分老小的。兒童劇場裡沒有「大人不宜」這回是,因此,她應該滿足的是不分大小觀眾對於想像、娛樂、夢想的一致追求。觀察國內兒童劇場的發展,過去一直奉「寓教於樂」為最高指導原則,寓教於樂,是不是件容易的事?「教」什麼?怎麼教,觀眾才會「樂」?從「教」多於「樂」的程度摸索走來,台灣的兒童劇場一路改變了不少,這幾年來似乎終於領悟要「教」的是自己,於是再表現的形式(說、戲、樂、舞、偶),與技巧上有了豐富的改變。

但不管標榜什麼,兒童劇場最重要的精神是在原創性,如果作品本身的原創性不足,那麼執行層面是另一個表現的空間。「史」劇的劇本是一個大家熟悉的醜小鴨變天鵝的故事城市。只是在過程裡,隨著朱兒的森林遊程,劇場成為充滿視覺驚奇與想像的黑盒子,再「蟲蟲天地」一折裡,結合舞者流暢的肢體,舞者換化成蝴蝶、瓢蟲、螢火蟲、大黃蜂及小水珠,造型及身體的擬化是有趣的,只是表演上時有失誤,若就商業劇場的嚴格標準,是應該要扣分的。兒童劇場執行面的精良肚腸被忽略,事實上每一齣創造想像世界的兒童劇場都緊密扣合,百密不得有一疏的台上演出執行力,否則就像刺了針的美麗氣球,童話世界的飛翔戛然而止。

兒童劇場作品的成熟反映了國內劇場創意人才的豐富與能量,包括九歌兒童劇團今年所製作的「強盜的女兒」也讓人看到了在視覺設計及製作上所強調的啟發性。兒童劇製作實力事實上再這幾年有長足進步,也是台灣在藝術發展上一塊值得政府關注培植的領域。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