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知曉的怪奇馬戲,我落落長的說。

Leave a Comment
文/張棉棉


某次整排結束,想說大家好辛苦,我來幫大家收一下偶好了,拿起典典的偶離地不到0.5公分又默默放下去,然後想,好險我不是典典。


他總是高高舉在頭上的偶實在太重了。從此看見他高低不一的肩膀都在心裡立正敬禮。

我的超偶(操偶)偶像鵬鵬,生病生了一個夏天沒聽過他說累,總是第一時間替大家把東西準備好,即使只穿襪子都可以清楚聽見他重重的蹄聲,表演細膩的程度是我心中的男林小。

從小情歌版的馬戲伙伴C2跟香菱,一樣跟我都是第一次面對不熟悉的偶。香菱腦中隨時塞滿一萬個為什麼,但總是可以用樂觀積極的善良的心一一迎刃而解,看她一次次脫皮,生出一隻溫暖柔軟的蛇。

被小餅譽為為舞台而生的C2,小情歌一開始到現在一路看他不選簡單討好的路走,汗流浹背從身體裡把角色實實在在的生出來,渾然天成是他用只做不說的努力換來的。

還有最愛林小,垂下眉頭用傷心的表情睡著的林小。我希望我有超能力到她夢裡跟她說,她永遠是最好的,好還有更好,被她真心對待的角色在某個時空因此幸福的活著。

我希望我有超能力在他們睡著的時候治癒他們的僵硬歪斜身體;到王元的夢裡跟他說不要擔心,會很好的,讓你受累了,謝謝你。

然後用我的超能力,守護小餅一夜好眠、送她一個美夢,關於夜空中一顆最亮的星球。


10/30~11/2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我們在這裡,痴痴的等著你。http://goo.gl/uYHxXp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