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缺憾,讓生命勇敢向前—《小潔的魔法時光蛋》演出側寫

Leave a Comment
文/詹傑

如果能夠操控時間,我們是否願意永遠停在那最快樂的一天

0一四年無獨有偶創團十五週年紀念演出,由團長林孟寰(大資)自編自導,將兒童劇首獎劇本《小潔的魔法時光蛋》搬上舞台,故事講述個性內向的小潔,與令人頭疼的弟弟威威,如何在一段冒險旅途中找回自己失去的童年,同時正視母親已逝事實。全劇透過真人演員巧妙配合皮影戲、操偶、人偶裝,虛實錯雜,營造出月球、湖泊、巨大噴火龍、時光倒返的奇異幻境,喚醒每位觀眾心中的小小孩,於溽夏蒸騰的炎熱氣候裡,一同與兩位人偶主角,踏上五味雜陳的成長道路,面對生命傷口,溫柔撫觸,繼而勇敢向前。

(製作團隊與戲偶)

感激盪,合力創造絕妙戲偶 

在《小潔的魔法時光蛋》目不暇給、色彩繽紛的多元偶戲中,擔任美術設計的靈魂人物葉曼玲,仔細閱讀故事文本後,以其嫻熟插畫風格繪就出一批活靈活現的紙上角色,可是當這些栩栩如生的戲偶人物進入實際製作和排練,真正的難題才開始浮現。

戲中精彩的各色戲偶,最令人印象深刻莫過於巨大噴火龍,甫登場便力壓全場,惹得膽怯的小朋友只能手摀眼睛,再從指縫偷偷窺探這長達七尺、需要四名操偶師共同操持的龐然大物。這尊大噴火龍乃是無獨有偶創團以來,所製作過最長戲偶,於宜蘭的偶戲基地歷經四個多月努力,經由美術、結構設計人員與導演來回討論,才終於辛苦誕生。曼玲為實現導演概念,創造出彷彿一張嘴便可吞下小孩的噴火龍壓迫感,參考了電影《史瑞克》裏的粉紅飛龍,先以紙雕模型做出立體藍圖,再行放大、分拆、組裝。但為了塑造出龍身質地,包覆支撐內裡的藤條骨架,過於緊繃的彈性布料反而限制了偶活動空間,幸而有賴服裝設計大師林璟如老師鼎力相助,以潛水布料搭配鬆緊帶作為內搭,外觀再以薄紗打造,終而使這隻巨龍能夠與台上表演密合,騰空翱翔在劇場裡,搭配同樣人氣超高的長頸鹿歪歪、帶有怪叔叔味道的邪惡魔法師,引領小朋友步步走進劇場魔法裡。

除卻這批氣質特殊的明星角色,兩位故事主人翁小潔、威威,則扎實考驗操偶師是否能賦予人偶真實血肉情感。劇中一場姐弟躍入湖面,在湍急水流中拼死掙扎的場景,空無一物的舞台全憑戲偶動作帶出想像。擔任戲偶導演的嘉音,指示操偶師先於腦海中浮現水流動態,從而思考落入水中的戲偶肢體、急促呼吸、身不由己,竭力擺動四肢向前卻進展有限,方才一點一滴完滿這場戲的氛圍構成。同樣是兩個孩子媽的曼玲,七歲小女兒郁泉最喜歡的角色,不是巨大飛龍,反倒是女孩小潔和愛放屁的威威,感覺自己和他們像是朋友一樣,非常親近。

(受訪觀眾)

動人故事,傳遞另類生命教育

有別於尋常兒童劇,結局往往是開心大團圓,迴避哀傷分離,讓所有障礙和困難,彈指間便在魔法中消弭殆盡。導演大資回想當初構思《小潔的魔法時光蛋》劇本,故事的發想起始,乃是從最後一幕父親病榻旁,兩位操偶師被扶起,告別童年,走入成人世界,坦然接受自己生命裡的缺憾與傷痛,感受到成長的殘酷、試煉,與每個人都必然面對的生命關卡死亡。然而,正因直面生命困境,這個連大人也看了有所感的動人故事,才能成為親子間探問真實世界的最佳契機,讓父母能夠告訴孩子,有天,你也得自己獨立去探索這個浩瀚天地。經常帶小孩去看戲的璽任媽媽,走出劇場時眼眶泛紅,感覺自己有那麼一刻和劇中父母心境重疊,必須放手讓孩子去闖蕩張甯媽媽則是分享《小潔的魔法時光蛋》隱含的生死議題,是她在別的兒童劇中鮮少見到的題材帶著小姪女前來看戲的觀眾佳慧,最為喜歡的部分,正是操偶師接替戲偶長大成人的瞬間。至於帶著滿滿驚奇和微笑離去的小朋友,也有孩子聰明看出了導演企圖,九歲且同樣擁有一個調皮弟弟的姐姐育萱,記憶最深刻的一景,是姐弟合力想營救爸爸的病房片段,讓她看了好難過。

戲中那位不斷撰寫冒險故事的作家父親,最後,將未竟之志託付給原本羞澀的小潔,讓她能夠保有孩童純真和創造力,繼續接棒書寫下去。我想走出劇場後,小潔的勇敢也將跟著看戲的孩子們回家,在他們感到孤獨時,只要輕輕閉上雙眼,腦海便能浮現那個變化萬千的劇場空間,賦予他們再次冒險的機會。

散場時,八歲的小帥哥闕壯羽偷偷告訴筆者,他最喜歡的人是戲裡會翻跟斗和搞笑的俏皮護士小姐,但是當筆者反問,如果有天他生病去醫院,會希望有這樣可愛的護士幫他服務嗎壯羽歪著頭思索,似乎想到那支比腿還粗的大針筒,連忙搖搖頭,說太可怕,我還是在這裡遇見她比較好。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