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號電子報《利澤簡,假若你悄悄走近》

Leave a Comment
文/詹傑

若你乘著狼狗暮色,把自己遠遠拋擲如呼嘯而過的機車速度,一路飛掠行過農田、魚塭,或者更遠處的鬱綠防風林,那些輕輕閉上眼,便似乎可隱約聽聞浪花細語的景色,你也許永遠不會發現,有一座匿藏在暮色微微裡的小鎮。


利澤簡,休息之地,古老的平埔族噶瑪蘭人如此稱呼它。

曾經泊滿船隻的繁華河港小鎮,彷彿逸出了時間版圖,留下人潮散去的老街、老戲院,還有不見稻穗的陳舊穀倉,用著悠悠步調,凝望一隻貓咪信步走過,在被喧囂遺忘之際,卻迎來了另一群努力造夢的偶戲藝術家。

成團十五年,努力走過四分之一甲子的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為了一圓創立時的夢想,正式揮別台北,落腳宜蘭,胼手胝足地搭建起台灣第一座國際偶戲村。在這座偶戲村的夢想藍圖中,包含了製偶工廠、排練場地、辦公處所、展覽與倉儲空間,擁有讓創作可以盡情呼吸的空間,如此《最美麗的花》、《神箭》、《火鳥》中動輒幾尺高的戲偶,不必再委曲求全,藏頭露尾地塞進窄仄公寓內,得以在操偶師協助下,好好舒展拳腳;如此戲偶製作不必再南北奔波,卡在台北冗長車陣中動彈不得,只為了奔赴他處的工廠進行修改;如此來自國際的偶戲大師,可以和學員近距離互動,傳授長年積累而成的藝術技藝,繼續燃亮另一顆對偶戲好奇的心。


當你猶驚呼並存疑這樣的美夢是否真正存在時,無獨有偶的成員們已在藝術總監鄭嘉音領頭下,將一片原本廢棄閒置的穀倉,一點一滴改造成占地兩百多坪的偶戲基地。儘管步調比起遍地開花的政府場館相形見絀,然而活用穀倉挑高空間,融入在地人文風景的初衷,卻漸漸讓利澤簡的原本居民們,開始試著了解這群有點奇怪的外來者。偶爾,午飯過後或者等待晚餐前的慵懶時光,有點害羞的在地居民會走入園區串門子,對改頭換面的諾大空間四處張望,就著陳設在各角落的小型裝置,抑或搶救自老碾米廠的機器廢材,勾勒在布袋戲與廟會走尪之外,另一種陌生但有趣的藝術世界。當然,也有一馬當先、迫不及待的戲迷,諸如浩浩蕩蕩前來造訪的整班幼稚園小朋友,優於廣大觀眾,早早被可愛偶戲《魯拉魯先生的草地》所征服。

《魯拉魯先生的草地》試演會

在二0一四年開展之際,不僅國際偶戲村陸續落成,為了慶賀劇團跨越另一個里程碑,無獨有偶亦不忘送上豐富的偶戲創作盛宴。自年中開始至二0一五年,一連串全新製作和經典重現將陸續推出,首波主打由團長林孟寰勇奪第十四屆台北市兒童藝術首獎劇本《小潔的魔法時光蛋》,搶先亮相。而由兩位新生代導演王宏元、黃丞渝協力合作的年度製作《怪獸馬戲團》,則以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的反烏托邦寓言小說《動物農莊 (Animal Farm)為發想,試圖探索人與獸性的模糊灰色地帶,同時遙相呼應日本三一一福島核災過後,無比荒謬又真實,迷途在尋常市鎮裡的動物處境。《怪獸馬戲團》的堅強製作團隊,囊括知名音樂人王希文、新生代製偶師梁夢涵、國家文藝獎得主林璟如、服裝設計林秉豪、偶戲導演鄭嘉音、演員張綿綿、林曉涵等創作者,自宜蘭演藝廳到國家實驗劇場,將一同講述這個耐人尋味的有趣故事。

當願景勇敢啟動,究竟是什麼能夠讓夢想走得更遠?也許一如藝術總監嘉音所說,在國際偶戲村硬體設備逐步完善之際,劇團的核心依舊是一群擁有共同藝術喜好的創作者們,同時仍需有更多喜愛偶戲的熱情民眾,攜手參與。


成軍十五年後,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將朝更為廣闊的世界,繼續大步邁進。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