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寶貝2013作品《魯拉魯先生的草地》-演員鴨子

Leave a Comment
文/鴨子


三分鐘熱度,但投入後就無法自拔。

近期,在表演的過程中,變得又更加著迷,甚至難以跟一切的事物分割,對於此也開始意識到,每個人、事物、細節之間的關係,有多麼密切,而我看著他們,好像這些事物都在對我說話,我想是真正認識偶戲開始。

布袋戲算是初次帶我進入偶戲,在那當中學習到入門的操偶技巧,而我也在短短的三個月,逼迫自己像是個操偶師,好像有這麼點回事,透過『技術』讓無生命物,乍看像是個活的生命。還記得有次團員看我操的獅子,之後跟我分享說『你這是活的獅子』,那刻我不確定完成了什麼,但我相信在操偶時,那生命是活著。

這幾天,是我首次演出長達55分鐘的偶戲,以無語言的方式來講述此故事,而在其中,其實碰碰撞撞非常多,因為『技術』讓我失去『感官』這件事情,然而偶戲之所以迷人之處,就是台上的偶,好像真正經歷了一切,透過他的感官,傳達到身體各個部位,利用了有如畫面般,講述了他所要表達的語彙。我們這次又是以無語言的方式呈現,在每個細節中,都是非常非常重要,因為他的一個小反應,立刻就可以感受到『他想說什麼』,單就這一點,就讓一個重於技術的操偶師要到能夠將偶產生生命的操偶師,完全截然不同,而進劇場後,真正的又學習到了更多更多。

『你要相信它會動,它就會動了』

『我們只是在協助它,它想去的地方』

『他的感官要讓我們看到感受到』

這是導演說過的話,對我在操偶時,有極大的提醒及幫助,我又是一個越困難,越想突破的那種個性,回到自己三分鐘熱度,就是太過高傲,把一切事物看得太簡單,甚至不願再去發現更多更多的可能,然而這是兩者的丟接所產生的,讓我大大省思關於『教育』這件事情,應該讓孩子更去嘗試及適當鼓勵及考驗,而非讓學習是理所當然,而無需知曉更多道理及感受。

今天一位兩到三歲的男孩跟導演說『想要跟魯拉魯說話』,我接受到通知就這樣出去了,帶著魯先生一起,他們是一對姐弟,弟弟緊張要命,仍是吐出他的問題,

他說『魯拉魯先生…你為什麼…沒有跟鱷魚說…謝謝』,

導演問『為什麼要跟牠說謝謝呢?』

『因為…牠救你啊…』

真的好可愛,孩子很直接的和戲連結在一起,無語言,但卻真切的和他們交流著,相當特別的感受,有時我們可能把孩子受限太多,其實他們的世界,有更多更多的想法,帶著他們飛翔,然而大人們卻一再抹殺掉,這的確令人有所心寒。

高雄最後兩場《魯拉魯先生的草地》,
給孩子們,最美的記憶。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