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舞鞋計畫—尋找自己的踢踏節奏

Leave a Comment
文/詹傑

從經典老片《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1952),將雨中為愛所醉、縱情唱跳踢踏舞步的金凱利,形塑成影史上令人難忘的螢幕身影,到奪下第八十四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復古新潮電影《大藝術家》(The Artist ,2011),讓故事裡的過氣默片巨星George Valentin攜手女主角一鏡到底、教人驚服地跳起雙人踢踏,抑或是《大河之舞》(Riverdance)裡絢麗磅礡,自愛爾蘭傳統舞蹈蛻變而出的踢踏炫技,走過興盛起落的踢踏舞,似乎從未離開我們身旁。

置身沉悶生活的現代人,依舊對於輕巧節奏有著一種深深渴望,一如那令我們愜意欣羨的白蘭氏雞精廣告,短髮俏麗的東方女孩遊走上海城市,踩著踢踏步履翩然起舞,青春無敵地說道:「身體聽你的,世界也會聽你的。」

自二00八年成立的【音踏 In Tap】,是另一群台灣表演者打造踢踏舞夢想的起始點。兩位習舞近十年的核心團員何瑞康、周浚鵬,延續各自身懷的漫才搞笑、操偶絕技,將瀟灑不羈、創意十足的美式踢踏風格,融會太鼓、Beat Box、火舞、默劇、互動影像,甚至以踢踏聲響取代京劇鑼鼓點,乃至取代鼓手而成立爵士樂團 InTap & Friends,給予踢踏舞耳目一新揮灑空間。無獨有偶劇團於二0一三年推出的年度製作「紅舞鞋計畫」,在台灣首次嘗試結合偶戲與踢踏舞這兩種截然不同表演元素,將跨界玩耍推展到另一層次。眼下正如火如荼進行的演員工作坊,不僅邀來何瑞康、周浚鵬擔任踢踏舞課程講師,他們同時也接受偶戲訓練,進入完全不同的探索面向。



「試著讓你身體的呼吸律動,傳遞到手上的偶」,由無獨有偶團長鄭嘉音教授的偶戲課程,帶領學員親手製作屬於自己的杖頭偶,從賦予戲偶表情,到引導偶出發到空間裡好奇摸索,透過微物之眼觀照世界。操偶不再只是刻板仿擬生命,而是藉由對自己身體結構的熟悉,手指纖巧撫觸,找到偶與表演者之間微妙聯繫,捕捉靈光乍現的生命瞬刻。其後的進階版課程,學員經由京劇身段學習,逐步領略擁有善舞長袖的中國傳統杖頭偶,僅僅是變換基本步伐,就可呈現出重心前傾的老人步伐,左右移晃的威武官步,或是嫣然生媚、八字步前行的大家閨秀,將一個簡單戲偶置換上世情百態的眾生樣貌。

在操作偶戲的專注凝視下,表演反饋也正同步發生。在杖頭偶的學習呈現中,大展創意的學員們選用麥可傑克森動感歌曲、非常女黃妃《追追追》,抑或老歌小丑和雙人枕頭,極其生動地讓偶投入情境裡。選唱小美人魚歌曲《The Part of Your World》,自英國研讀表演與創作歸來的鍾綺分享,為了使偶的樣態更加清楚,讓她重新回頭修整自己的細部表演,與此同時,突破外在限制的戲偶更給予她自由呼吸的創作空間,在空氣裡悠游出人魚的水底動作,勾勒出腦中那最美時刻。

知名加拿大劇場導演羅伯勒帕吉 (Robert Lepage) 認為,跨界的意義不在於汲取對方優點與長處,而是再次對自身深刻了解與掌握。在紅舞鞋製作的初步發展階段,導演大資並不急於將偶戲與踢踏舞並置,而是試圖找到一個更為有機的對話形式。恰如踢踏舞好手何瑞康所言,他將延續這一路走來對於跨界創作的心得,努力找到保留踢踏舞特色的專屬位置,讓1+1不只大於2,更開展出一個無限廣闊的世界。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