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迴響:《洪。通。計。畫》口碑文

Leave a Comment
轉載自 makespeare的網路日誌
(http://www.wretch.cc/blog/makespeare/26092204)


"洪通計劃",全劇由十五個段落組成,段落間無明顯連續,
但內容所提的事件或關鍵字,大致按照洪通一生的前後順序上演。
    
開場的召魂跟尾聲的送葬隊伍前後呼應,
也是我看的最入神的段落。
空靈的氛圍,緩慢、儀式性的步伐節奏,
是劇中最不寫實的,卻也是最寫實的,
因為這是來自於演員真心的祈望,藉由這樣的儀式,或許,
洪通能真的來到台上,看演員演他的故事,陪觀眾看自己的戲。
 
戲裡,代表洪通的木人偶有一大段時間立在舞台一角,
看著自己的老婆如何過活,看著好笑的廣播劇,
看著萬善爺跟五王爺的台灣傳奇,
看著台灣女性如何一步步踏著祭盤,在每天每天的祈神拜佛中,背著生活重擔。
    
這不只是洪通一個人的故事,
也提到了他的牽手,如何在丈夫毅然決然孤獨於創作後,
以台灣女性的韌性,獨力面對現實。
    
"要說故事,其實沒有,但是要講,又有很多。"
    
演員乘著車船,"咻咻碰碰,咻~碰碰",充滿童趣地繞場而行,
一邊講著洪通的相關報導及編年史。
怎樣的"故事"才值得講,怎樣的"故事"又該怎麼說?
在演繹洪通一生的戲裡,卻也提出相當程度的反諷:
    
"畫圖是給人看趣味的,給人用頭腦看的,自己畫得爽快就好。"
    
在專家代表不斷用各家學說堆砌言詞之際,
扮演洪通的演員不斷重複說著自己的初衷,
這讓我想到文學界"作家已死"的論述。
當學者或閱聽眾忙著以自己的詮釋自己的言語來滿足自己的認知跟推斷,
那麼"創作者"究竟存不存在?後人的定義,推崇或貶損,又與"創作者"何干?
    
或許我們該做的,就是跟著洪通一起玩,
讓畫像孩子一樣長大,或是構築出各式各樣的文字畫。
    
"朱豆伯(洪通綽號)不識字。"
    
"朱豆伯攏知。"
    
"朱豆伯的圖,裡頭都是字;朱豆伯的字,裡頭都是人;朱豆伯的人,裡面都是圖。"
    
"畫圖要從頭畫起,做事要從頭做起。"
    
一句句看似簡單易懂的台詞,細品之下又意味深遠,
想著想著,似乎自己就像是那群鄉民,被洪通畫作的筆電吞噬,
進而成為畫的一部份,把那些專家言語一口一口吃乾淨,
又或是成為"洪通Online"的一份子,跟著無厘頭的指令達成任務,
然後陪他度過最後一年,在蜜豆奶的空罐堆裡嚥下最後一口氣。
    
洪通其實不渴求什麼大道理,但求心之所嚮。
說不定助長了唯心論者的氣燄,但他也不會懂什麼唯物唯心,
他只是依自己所想的去畫,畫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
而我們,似乎很久很久,沒有"感受"了。
    
若能在洪通充滿童真的創作當中,拾回孩提時代那麼一點點勇氣,
那麼一點點不在乎他人眼光,努力表達自我的勇氣,
我想那晚,洪通真的回來了,帶著那靦腆又親切的笑容。
    
    
這一晚的志工,是我第一次帶著滿滿滿滿的畫面跟感動回家,
而這感動,是來自內在,來自過往,
來自那個在幼稚園裡幻想著有個秘密基地,跟同伴捉迷藏的我。
    
我終於找到你了。
    
好久不見:)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