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印象】百變的創作王子 ── 魏雋展

2 comments




「善變」,
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是種指責,
在劇場裡卻肯定是美德。



而在舞台上,能自編自導、
自彈自唱、填詞譜曲,
又能製偶操偶、
忽男忽女、忽老忽少的雋展,
無疑地擁有這種美德。



我們忘不了《罰》裡的壓抑中學生,
也為《麥可傑克森》裡的外省老兵李師科動容,
更驚嘆他在《最美的時刻》 裡精神分裂般的極致表演。


可是,下了戲,「善變」的雋展又像個未染世故的孩童,
讓人想起永遠長不大的小王子。
當然啦,不只是因為排練期間他頂著一頭蓬鬆捲毛,
更由於他對剪紙的一番見解,有小王子般的敏感。


“『剪』是分離,帶些暴力地劃開距離,
和『紙』的脆弱形成對比。
紙的潔白供人任意塗鴉,
紙的輕薄可以摺疊出各種空間,
但是紙又可以被輕易改造,或一瞬間被摧毀。”



雋展在紙工作坊中十分享受寧靜的遊戲,
身體和紙的關係,
讓人看見了紙的空和白,舉起了紙的輕和無。


怎麼排練場好像道場似的?
確實,生活中的雋展還真有點接近修行者。



記得小編初識雋展,是在2009年的法國亞維儂,
當時他連演兩齣性質完全不同的戲。
早起練氣功,準備一場挑戰體能極限、追趕跑跳碰的戲,
一演完,雋展馬上定心凝神,
下午搖身一變內斂的操偶師,演齣深沉寧靜的偶戲。



黃昏時分,大夥兒湧向街頭宣傳自家好戲,
雋展就得兩個劇團輪流跑,
一天廣告身心之戰,一天宣傳深沉寧靜。
然後,夜幕低垂,雋展仍沒閒著,
在這劇場藝術的寶地,穿梭小巷、到處看戲。

回到宿舍,還沒完,
雋展會做伸展體操,完成他一天的早晚課,
鍛鍊肢體也鍛鍊心靈的基本功,
然後抱著一本關於表演的英文書讀到睡著。


他不是在表演,就是在做關於表演的功課,
或是說,作為一名表演者的修煉。



也許正因如此,
他才能一直保持小王子般的質地,
一直如一張不設防的白紙,
可以恣意剪裁花樣、摺疊想像,
千變萬化,並在眨眼間化整為零,回去做一個自由自在的雋展。



從不令人失望、百變的劇場創作王子,
這次,要穿越張張白紙,
剪出遊戲的興味,剪岀情的秘密,剪岀獨特的紙人表演。






2 則留言:

  1. 第一張好帥~
    令人印象深刻~哈!

    但後面的介紹更讚!侯賽雷啊!

    回覆刪除
  2. 展展好帥~!

    回覆刪除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