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0917-改編德國小說《最美的時刻》無獨有偶挑戰純潔 「限制級」對戲

Leave a Comment

改編德國小說《最美的時刻》

無獨有偶挑戰純潔 「限制級」對戲

  • 2009-09-17
  • 中國時報
  • 【汪宜儒/台北報導】

一般印象中的偶劇,不外乎呈現純真、美好的世界,但倘若偶劇與情慾、暴力扯上關係,會是怎樣的舞台光景呢?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新戲,改編德國作家明夏.柯內留斯(Michael Cornelius)小說《最美的時刻》,導演廖俊逞(Baboo)透過獨角演員與偶的限制級對戲,表露人性中的情慾、黑暗等面向,挑戰觀眾對於偶的純潔想像!
《最美的時刻》小說,描述一位專門編撰他人人生經歷與傳記的代筆作家的故事,其間同時穿插作家訪談寫作的過程,包括喃喃自白、嘲諷幻想,以及與他人溝通對話、交媾歡愛等內容。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憑空想像、杜撰捏造之後,這位作家不禁懷疑起自己的人生與存在意義,自己筆下的他人身世,似乎也彷如傀儡的空洞生命。在Baboo眼中,這個故事表面看來腥羶色又有些骯髒,「但在這一連串熱鬧又瘋狂的背後,反映出的卻是現代人的空虛狀態。」
演員魏雋展將演出代筆作家這個角色,和偶、物件對戲,上演性愛、猥褻、暴力等場景,部分橋段還全裸上陣,與特製人偶,以及灌了凝膠的保險套氣球、塞了棉花的絲襪道具進行性行為。
Baboo表示,這齣偶劇定調是「成人偶劇」,不建議十六歲以下的觀眾觀賞。他認為,以偶與物件進行「性行為」,或許不寫實,但很真實,「觀眾因此可以有自己想像、模擬的空間,整部作品因此有『很髒』的氛圍,卻不過分。」
除了挑戰觀眾對於偶的純真想像,Baboo還認為:「偶的存在,就像是另一個自我,象徵著黑暗的、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Baboo過去也曾改編馬奎斯《百年孤寂》、美國女詩人希薇亞.普拉斯詩作《給普拉斯》作為劇本,坦言「以文學作品改編劇本難度真的很高。」
文學作品以文字堆砌出感情與隱喻,但想轉化成舞台演出時,卻不能單看文句意義就隨其演繹,「需要將文字消化之後再以劇本呈現,轉化部分場景與對白,讓其更貼近現實生活。」
像在《最美的時刻》原著中出現代筆作家與女明星、藝術家對話的場景,就被轉化成台灣觀眾熟知的女星故事,並以綜藝化的搞笑互動形式,拉近距離。《最美的時刻》十月十五日起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人偶激情 色不色?讓作品自己說

  • 2009-09-17
  • 中國時報
  • 【汪宜儒/台北報導】


無獨有偶劇團將以「成人偶劇」之名推出《最美的時刻》,從故事內容到海報設計,毫不避諱揭示這是一場人偶激情演出的「限制級」劇碼,坦然面對可能隨之而生的「情色或藝術」議論。回顧台灣近年小劇場作品,火辣大膽的作品不少,引發警方關切、全程蒐證更是所在多有。
一九九七年,魏瑛娟執導、「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推出《自己的房間》,終幕全體演員以全裸之姿謝幕,震撼全場。二○○三年,身聲演繹劇場在華山演出《旋》,為了詮釋初生之單純,出現演員全裸;二○○四年,臨界點劇團以SM議題為主軸,推出《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大膽挑戰演出尺度。二○○五年,香港導演林奕華製作《情場如商場班雅明做愛計畫》,在舞台赤裸裸呈現歡快性愛場面。其中,除了《自己的房間》因演出內容事前未曝光,沒招來警方關注,其餘三檔作品警方都是全程記錄蒐證。此外,《在夢裡醒著,在痛裡快樂》海報還被北市文化局下令撤除,《旋》劇演員更在演出結束後,依妨害風化罪名被帶回警局偵訊。
Baboo認為,任何反應都是社會制約下的產物:「有人認為裸體違反善良風俗,有人覺得裸體不就是身體或物件,也有人認為裸體是藝術」,「讓作品自己來說話,就算有人認為這是色情,也沒什麼不對。」


0 意見:

張貼留言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