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魏雋展筆記之二

1 comment


我問至耕,什麼時候一個人會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呢?
至耕跟我說了一個他朋友A的故事,A畢業後找到了月入六七萬元的工作,不久後有管道買了些大麻,後來越吸越多,開始吸其他東西,人的狀況開始不穩,接連換了幾個工作,最後跟大家斷了音訊,只有一個朋友被允許跟他連絡。 當這個朋友去A的家中,家裡很亂桌上放著吸食或注射的用品(請自行連結猜火車這部片中的場景)A不斷說著等他換了工作他的狀況就會好轉,但事實是A已經換了好幾個工作。
在至耕的故事裡,吸毒者遊走在自我毀滅的邊緣,但每ㄧ次懊悔和每ㄧ次的吸食之間,都有著某個自我看著兩個極端的方向-----符合規範而健康的人(先不管走這條路是否就真的那嚜的健康) 以及吸食的人生。 當吸食者在清醒時感到懊悔和罪惡,這個感受本身是屬於嚮往符合規範而健康的人生這條路的,從嚮往這條路的觀點回頭看自己的行動(吸食),因此感到罪惡,但是在吸食的動作當下,一切感官刺激被放大,許多經驗超乎了現實所能提供的,在那一刻只有天堂可以形容。


因此,也可以這麼看待這句話。 什麼時候一個人會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呢?
就是當這個不想做的事其實是他的某個自我認為想要或需要去做的,儘管有其他自我的反對。 因為這個行動背後藏有某個自我需要的甜頭。
從至耕的故事延伸,我認為這個敘述者恰恰就是一個吸毒者,每ㄧ個自傳的撰寫跟訪談都是他的毒品,他對自己的人生沒有興趣 (為什麼沒興趣?),藉由短時間的訪談(大量的聴 吸收) 然後撰寫 (想像自己是此人,扮演)吸毒者可以用最短的時間享受別人用ㄧ生來經歷的的高低起伏(他的毒品所帶來的幻覺,但幻覺的當下卻無比真實) 但我不會說敘述者是吸血鬼,對我而言吸血鬼是更強大的,而吸毒者的依賴性較強,別人的人生堆砌成一座巴黎鐵塔,他一邊攀爬一邊享受著幻覺,儘管某個自我不斷對他提出警告,甚至睥睨自己所做的決定,但他還是不斷的踩著別人的故事,因為都已經爬的這麼高了,回到平凡無奇的地面(自己的人生)還得花力氣為自己蓋一座建築,是多嚜累的事情。 來來回回之間,在虛構的高塔上,不知不覺就爬到頂端了。
但為何因此就墜落了呢? (為什麼對自己的人生沒興趣呢?)
書中沒有任何心理轉折上的明確交代,只有像詩ㄧ般的文字。 在我的生命經驗中,自我毀滅必須累積大量的自我厭惡才會產生行動。 在科學怪人的電影中,科學怪人殺了他自己造物者的老婆,造物者不眠不休的將他老婆重新裝上不同的屍體,接了電,救了回來,成了另一個科學怪人。 當老婆看見自己的樣子時,她無法接受自己的模樣而將自己燒死了。


人對自我有許多想像的投射,當自己的行為與對自我期許的投射不符時,人會自我厭惡,自我厭惡的濃縮與累積,才會產生自我毀滅。 因此,這本書是否像個小小的懺悔室,是這個自我厭惡者在自我毀滅前的告白呢? 就連告白,也都擺脫不了虛構和迴避自我的習性了。
直接才是最迂迴的。拍照時Baboo這樣說。
我想著,每ㄧ個迂迴,其實都直指一個空洞,不同的空洞的面向,最後揭露出全貌,一個無法面對自己的吸毒者。 而接下來要工作的面向,找出每ㄧ個空洞與謊言間的互動,並化成有趣具辯証性的形式,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吸毒者的確出現在我的身邊(會不會我也正在吸食?)用不同的方式在自尊與自卑的落差之間,跟人們相處著,每ㄧ個相處,都在迴避跟自我真正的相處。



1 則留言:

  1. 一個無法面對自己的吸毒者。 而接下來要工作的面向,找出每ㄧ個空洞與謊言間的互動...
    要怎樣做呢?
    謊言或者說習性已經根深蒂固,只剩下罪惡感不停的蠶食自己,要怎樣才能爬出那樣的循環之中,再加上周圍的人也認為那樣才是"真的"你時,又怎樣分的清呢?
    就像你說的"就連告白,也都擺脫不了虛構和迴避自我的習性了。"有時最深的自己忽現,反而會把"現在的"自己否定,那到底要怎樣才是對的呢?
    不時浮現的罪惡感,然後去面對他?還是虛偽的人生,但漂浮在半個天堂?

    不由得很想看-最美的時刻
    是會提供一條朝向光明的通道?還是會把自己拖向更深的黑暗中?

    回覆刪除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版權所有 PUPPET & ITS DOUBL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提供:Blogger.